用户名:
密码:

半壁江中文网_华语综合文化门户,在线读书网|电子书在线阅读,深度访谈,观点评论,新书推荐,读书笔记,情感故事,文化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 > 心情随笔 > 人在旅途 >

古寺楠木记

时间:2014-04-23 18:08来源: 作者:嘎玛丹增 点击:
我去到古代的丛林,走进一座庙,看见了我不能理解的存在方式和稀缺的古代植物。不管我看见或没有看见,它们都在说着什么?此时,我坐在城市的房间,它们反复出现。虽然我被账单和契约包围,总有一些属于个人的回想,并不妨碍我充满疑惑和敬畏地书写大地上那

我去到古代的丛林,走进一座庙,看见了我不能理解的存在方式和稀缺的古代植物。不管我看见或没有看见,它们都在说着什么?此时,我坐在城市的房间,它们反复出现。虽然我被账单和契约包围,总有一些属于个人的回想,并不妨碍我充满疑惑和敬畏地书写大地上那些远离日常经验,显得灵异而神奇的事物。巫术在中古时代的悲惨收场,跟神权的专制野心相关,就像今天的实证科学一样,在完全剥夺了人心的宗教本源性之后,物质第一的专横跋扈,必然逼迫精神流离无所,无岸可依,也必然去回望,那些从未离开或稀缺残存的古老事物。人人思乡心切,怀旧情绪浓厚,对传统和过往时代的缅怀之情,总是容易被一些旧的事物重新翻开,乃至于一匹瓦、一棵树、一条河,就足以让人满怀感激,滚滚泪流。

上古寺的桢楠,就是这样的事物。看见它以前,我不相信,世上还有那么多千年古树,被一座古刹完整地保留了下来。近百棵桢楠啊!最大的一棵胸径5.2米,通过它精细的年轮,你可以清晰地回到晋朝,也就是最早建造古寺的年代,于今已有1700余年。在这个漫长的时空里,上古寺的建筑无数次被损毁或重建,最近的一次发生在文革,我们现在看到的寺庙,由上古、下古两部分建筑构成,分别修复重建于上世纪末和本世纪初。历史上,这座位于中国道源圣地——青城山的千年古刹,因洪武帝的幺叔朱五六曾于此住持闻名于世;也因民间传说建文帝朱允炆,被其叔父燕王赶下台之后,曾于此避难修行,使这座原本灵光熠熠的法脉道场,身份纯正,端庄尊严,源远流长。虽然,建造寺庙的那些砖石、木头、筒瓦和塑像,或自然或人为地一次次毁掉了,山河依旧,日月恒新,源自古代的树木和呼吸,从未受到损坏,在距离成都市区不到70公里的地方,奇迹般地活了下来,原地不动地青绿着有情众生日渐荒芜的心灵。我们知道,自明代开始,楠木就成了皇家的专用建材,民间无权使用。被视作古董级别的金丝楠,就源自桢楠挺拔的树干,比文物古迹更加弥足珍贵。桢楠树干是否隐含金丝虎纹,跟缅甸密支那的的石头里有无翡翠,昆仑山玉龙河的滚石是否暗怀羊脂一样深妙,需要断面锯剖才知其详。于是,世间出现了赌石和赌木两种职业,经久不衰,至今如火如荼。有人因此一夜暴富,也有人为此倾家荡产。

古寺的桢楠得以存留,无疑得益于众生心中佛的庄严。历代皇帝和权贵们都没敢动的东西,谁又敢轻易去砍伐或破坏呢?即便在世界级流寇张献忠刀下,或无知无畏的红卫兵手中,古寺的树木都一根不落的幸存了下来,而许多古物神迹,被视作牛鬼蛇神的东西,均无一幸免。始皇帝的焚书坑儒,欧洲中世纪对巫师的斩尽杀绝,包括我国上世纪的文化大革命,无不假以文明进步的堂皇理由,意图通过暴力诛杀人心本源,用以巩固强权和专制,彻底杀绝心性自由、言述自由和精神自由,拦腰斩断人们原路返回精神故乡的道路,让你彻底绝望和畏惧,麻木地活成奴隶。政治团体的牛鬼,才是人心不古的蛇神。

我很幸运,至少可以利用文字,坚守心性的自由和精神的独立,不至于因为强权或暴力,压制我对一棵树,或一座庙地自由表述。

我见过 悟空禅师的真容法相,也是平民出身的朱五六坐化圆寂526年之后,跏趺于上古寺灵塔内的肉身和容颜。照片上的悟空神情安详,慈眉善目,两耳垂肩,看上去,就跟任何老人一样和蔼可亲,如同你平时回到家,在爷爷或外公对面坐下来,什么也不用说,心里照样能感到安全和慈暖。这张照片,是 悟空禅师肉身被毁前的最后真容,大概拍摄于上世纪中叶,已属光严禅院的珍贵圣迹,被保管在最安全的地方,其拍摄者已无法考证。在海拔1100余米的凤栖山,植被繁密,古树参天,常年多雨多雾,空气潮润阴湿,既无沙漠地区的气候条件、充足的阳光和干燥的空气,也未使用任何化学物质进行保鲜,悟空禅师于1492年坐化圆寂后,在一座用普通玄武岩建造的石塔内,肉身何以能够数百年不朽,法颜依旧?这本身,就是不太好理解的事物,其间涉及证悟修为和更深的佛禅空间,我等俗人无论怎样思考和猜度,终其一生,也难以了悟其最接近真相的真相。我看到的,只是俗人眼中通常能够看到的实相,其中深度和无形,属于觉悟者的功德和修为。悟空禅师的肉身灵塔,既是上古寺得道高僧来过尘世的证据,宗教禅修的智慧道行,也是古寺得以深入人心的主要圣迹之一。

这个圣迹,在1951年的某个日子,被人用步枪枪托毁掉了。我见到这座灵塔的时候, 悟空禅师的肉身法体,已被人为地毁掉了62年。换句话说,我拜谒的只是一座空的石塔。

那是六月里一个炎热的日子,我走进了光严禅院茂密的荫绿丛林。我被古寺四周笔挺高大的桢楠,扶摇得满心潮润,很深的温情,如水般涌向我。樟树科植物带给我的土地记忆和亲情联觉,把我带回了孩童时代,记忆一下子就找到了失散的座位,那是坐在外婆家天井,追着香樟树上乌鸦和老鹰的翅膀,张望无尽天空的日子。细碎的枝叶,在头顶簌簌轻响,好像在翻卷风的短裙。我甚至闻到了柴烟、烤玉米和栀子花的香味,在密实的森林中,故人般扑来。上古寺在山顶,无论从那个方向看,都需要仰望。由崇州市某个老板捐助重建的接引殿、大雄宝殿和燃灯殿刚完工不久,高高在上。石阶陡直,上下艰难。观音殿尚未完工,来自日本或韩国的工匠,正在那里往观音像上涂彩漆。一路上,古树葳蕤,凉风习习,清新的空气很快就消弭了暑热。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置身于古老的禅修道场,那些建筑和草木散发的古代气息,可以让人放宽身心,两眼清凉,诗兴盎然。万千心事,也可以闲庭信步,如同路边蓼叶,随时可以摘来,或者扔掉。

悟空禅师的灵塔位于燃灯古佛殿后山台地,在历代高僧塔林中心。我看到的只是普通的石塔。下午的阳光透过古柏和桢楠的枝叶,将细碎的光影投射到石砌的塔体上,也安静地洒向我,和我家的宠物狗。有蝉的长笛在谷底横吹。站在这个居高临下的地方,可以对光严禅院巍峨壮观的建筑群落,敞开肺腑,诗人墨客般唱吟彩墨一番:古刹庄严,林木葱郁,山川之美,原来就是这个样子啊!世界依然气象万千,蕴藏无尽的生长、死亡、复活和恒远。大地欣欣向荣。

关于我家这条由法国泰迪犬和不知什么犬杂交的小型狗,是怎样的习惯摇头摆尾,灵动可爱,聪颖活泼,我不想在这么神圣的地方过多描述。它和城市里那些宠物狗一样,因为时下亲情人情世情淡薄,人们把没有任何负担的情感,安排在了奴性十足的狗身上,并从中获得了丧失后的情感安慰。狗,被很多人推举到了近乎神的位置,并绝无仅有的成了事实上的家庭成员。我家小狗也不例外,既是一份牵挂,也是一种情感。虽然这是一种非正常的情感。被狗奴隶愉悦着的主人,总是乐活其间,心安理得。但凡准许狗进入的公共区间,我家狗儿从不缺席。我是来参拜悟空禅师的,除了我的肉身和心灵,还多出一条摇头摆尾的宠物狗。在环绕灵塔转圈施礼前,我突然对狗儿说:“诺特,跟着我转,下辈子变成人。我们还在一起。”我曾经养过一支取名杰克的狗,很多年前就过世了,于今这条,被喊叫“诺特”。它们代表了我喜欢的两个作家,如果杰克·伦敦和诺特博姆知道我借他们的名讳,用来叫喊一条可爱的小狗,该怎样处置我?呵呵,俺不去细想。一个人如果总是瞻前虑后,结果可能困守原地,什么地方也去不了,比如蛹在变成蛾之前。狗儿照例地灵性,听到我的指令,跟屁虫般随着我转起圈来。多年养狗经历,让我时常幻信,某天狗们会说出人话来。那才了不得呢,整个世界会不会因此深陷奴性,就给当今金钱和权势独揽人性一样,霸气十足的主人地位泰山不移。狗儿乖巧,为了衣食,分分秒秒都可以取悦主人,这是作为狗的祖先记忆和天性使然。人的天性是啥?向世界伸出手,永远不想缩回来。我对一条狗的转世意愿,不知道,法仁大师会不会笑话。笑我空洞无聊的精神鸦片,错误地种在了狗身上。其实,穷苦人家出身的朱五六,于今远在某个空间一定不会取笑我的。他从小在皇觉寺出家,开始了认知世界和宇宙真理的漫长旅程,注定永不回头,心向纯一地走向了通往佛的长途。朱元璋年少时,日子苦寒,他的幺叔朱五六说服长老,帮助朱元璋削发为僧,以度过衣食无依的困苦岁月。他言传身教朱重八深入佛法经藏、精进修学智慧长达七年。在朱重八成为朱元璋皇帝,试图唤回幺叔共享尘世荣华无果以后,亲笔御题“纯正不曲”的匾额,至今仍在古寺的山门上,挂着。

事实就是,悟空禅师对毁掉自己肉体真身的人,都能慈悲为怀,况乎我对一支小狗,怀有的良善意愿。我家狗儿雄性,至今对母狗不感兴趣,持有童身。这些迹象表明,通过某个法门的修炼,它是可以出离畜生道的。只是,畜生要出离六道轮回较之于人,要艰难得多。当然,我不能把自己对生死轮回的粗浅理解,强加在百依百顺的狗儿身上,正像我不能把悟空禅师灵塔内蓬勃生长的植物,简单地看成我看到的植物实相一样简单。悟空禅师的肉身不在灵塔内了,但并非空空如也,塔门近年用玻璃封装,边框缝隙水泥密封,塔体内居然茂盛地生长着数种藤蔓植物!这些植物的种子是如何进入石头内的?塔内无泥无土,石块之间严丝合缝,周边是30平方米范围的水泥地面。植物生长需要泥土、雨露和阳光,它们怎样在密不透风的塔体内进行光合作用?难道这是一个得道高僧在肉身遭遇损毁后,采取另外的方式,在向世界继续说话?显然,我看到的并不像事实那样有形,或者,觉悟者和我看到的同一种物质,有本质不同。我深陷于情色、财智和美食的身心,决定了看见和想见的局限。暗物质的存在,已经一次次超越了现代科技、音乐、绘画和诗歌想象,同样,多维空间的存在,因生命个体修为和觉性差异,呈现出的实相、色彩和形状,往往大相径庭,就像人性深处,很多命运,不能简单归咎于善恶因果那样显而易见。宗教信仰统领人心数千年,如果没有不为经验和常识所知觉的艰难和厚度,应该随着弃神文明的推进,早早退出虚无的历史舞台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中国古代十大思想家:感悟睿智名言

作者:秋至乐主编

本书深入浅出的分析了中国对后世影响深远的十大思想家的生平以及他们的思想理念,萃取了他们的人生智慧,力求尽善尽美…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台北车站寻妻记

    写下这篇短文,正是为台北车站的青年警察点赞。我还要向那位卖唱的艺人道个谦,病急乱...

  • 禁区

    退一万步,即便说得再好听点,是为了现实这严酷而残酷的竞争与生存,没有办法不染尘嚣...

  • 岁月成殇

    伫立在年终岁尾的日子里,翻开2012年的记忆库, 紫陌千红,韶华尽逝;那些班驳的过往...

  • 孤独无侣 堪以折磨

    生命就个体存在的真实意义来说,都是孤独甚至是孤单的所在。但是每个人的生存意义和境...

  • 蓦然回首的时候

    生命的某些时刻是独自一个人面对世间的咸咸淡淡。独自一个人,蓦然回首岁月中早已流逝...

  • 生命只是个行走的过程

    如果有一天我们都老去,突然心生感慨。是啊,有一天我们真的都会老去,当满头白发,步...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