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煤炭诗三十四首

时间:2016-04-05 09:27来源: 作者:齐凤池 点击:
巷道,就是看上去很近的那种深邃 就像一棵棵柱子排着延伸 当柱子找准了自己的位置 把脚踩进岩石头顶进煤层 支撑起亘古的岁月 后面就该他们向远走了 远,诱惑他们一生 一群矿工又向巷道深处出发了 他们谁也叫不出谁的名字 一批矿工刚撤下来一批又顶上去 在黝黑

一、巷道

巷道,就是看上去很近的那种深邃

就像一棵棵柱子排着延伸

当柱子找准了自己的位置

把脚踩进岩石头顶进煤层

支撑起亘古的岁月

后面就该他们向远走了

远,诱惑他们一生

一群矿工又向巷道深处出发了

他们谁也叫不出谁的名字

一批矿工刚撤下来一批又顶上去

在黝黑的巷道里擦肩而过

他们彼此用矿灯交换着眼神

永远保持一种行走的姿势

二、矿灯

我常常想起他们

头上那盏雪亮的矿灯

地上有花有草和女人井下没有

他们只有不断地开采

挖掘凝固的时间和岁月

他们不知道黑暗

在一点点稀释他们的光亮和血液

在深邃的煤层缝隙里

他们用矿灯阅读煤壁上

关于草丛、树叶、昆虫的传说

每一盏矿灯都是他们活着的状态

无论是头戴抑或肩搭手拎

矿灯将陪伴他们走完一生

三、窑衣

一件破旧的窑衣

刚走上几条崭新的线路

每个细小的针脚

都是从母亲的白发中抽出

夜晚,一盏油灯是母亲的伙伴

跳动的火苗生动了母亲佝偻的背影

母亲翻动棉衣火苗很旺

暖着我寒冷的冬季

我知道在巷道里走多远多长的岁月

也走不出母亲手上的线路

四、打柱

掘进机把手臂迅速藏进煤层

铁柱马上把藏在袖里的胳膊伸出

伸直双臂举起头上大面积的黑

董存瑞炸碉堡

举起一场战斗

所有的铁柱伸出双臂

举起人类需要的一块温度

铁柱排着整齐的队伍

向黑暗尽头挺进生命和汗水

董存瑞炸碉堡

大声呼喊

为了新中国前进

铁柱举着半径地球

不敢喘息

五、溜槽

冷压出的溜槽肚量很浅

几寸深能承载多少滚动的岁月

溜槽里黑色漂浮物

沾着开采者的汗水血渍蹭掉的肉皮

溜槽里的铁链拽着刮板前走

速度和时针同步

攉煤的铁锹不停

溜槽里的疼痛故事

就会在燃烧中传播

六、攉煤

炸响黑色亘古

硬壁的骨骼碎片堆满采面

攉煤的男人前腿弓后腿绷

像赛龙舟的划船手

他们一直划

被后面的追赶

必须一口气把煤攉完

铁锹划动

泼出的固体是水

溜槽里磕碰出了呻吟

他们拼命往前划

船未动溜槽在挺进

两岸的铁柱排着纵深

第一批攉煤的换下来了

他们肩扛铁锹

撤离采面

身后铁锹滴下的水珠

另一批划船者

继续攉煤

七、一个矿工走了

一个矿工身怀绝技

像崂山道士穿墙而过

那天采面响炮之后

他抓住声音尾巴

钻进煤层

我们挖掘几天

也没找到

只找到一些疼痛

他穿越煤层身手很快

眨眼不见了

我们坚持天天挖掘

始终没发现他的踪迹

他功夫太深

一闪

就到了另一个世界

八、运输皮带

井下运输煤炭

是皮带使命

三个矿工

陪它走一天路程

它背着一块长条煤

从这头走到那头

只要采面有喊声

就得背着疼痛前行

矿工背着命运走

皮带背着一座

山的脊梁爬行

九、井下的风

井下风是圆形的

压缩在密封的橡胶桶里

风的使命

携带瓦斯煤尘走出采面

风咬着带刺的瓦斯和煤尘

像拎着恐怖分子两个炸药包

向井口跑去

风的生命很短

只有采面到井口的距离

就这么短暂的岁月

风要陪伴矿工走完一生

十、诺言

煤矿食堂

一群赶夜路的人

在窗口争抢牙齿的磨合物

一个红苹果

两节香肠

走进岁月的根部

挖掘昨天剩余的时间

不会节省汗水的男人

面对黑色挑战

使出祖传绝技

他们是使用锹镐的武林高手

把深藏不露的功夫在采面亮相

铁锹掀翻岁月

大镐抡圆四季

他们把一身功夫

分成八个小时

和时间较量

战胜今天

是对妻子的承诺儿女的许愿

兑现承诺把功力

施展煤壁上

十一、洗衣工

天天为黑夜弄脏的男人

洗刷打扮

漂洗浸泡烘干熨烫

清洁渗透的岁月

袖口裤腿领子扣眼

潜藏很多偷窥的眼睛

它们来自遥远的光阴

妖化细小的微生物

贴在肌肤随时泄露身上隐私

这些潜伏下来的眼线

没能逃过她们的手

她们使用揉搓洗晾烘干熨烫手段

给深藏褶皱里的卧底全部挖出

煤矿洗衣女人

没有妩媚脸蛋窈窕腰身

只有一双纤细巧手

手指藏着很多心事

想把手贴心更近

十二、父亲的煤炭

从前,父亲把煤当成乌金

临终前一口吞进了肚里

父亲手里的乌金

是一壶酒

一盒烟

妹妹的嫁妆

父亲一生

把煤看得比命还重

退休前

他一口把煤吞进肚里

后来吐出的都是黑血丝

父亲很吝啬

把所有的财富都藏进肺里

走进炉膛

紧紧攥着那块煤

十三、走向黑暗

到了井下八百米

跟随一盏灯钻洞穴

摸索前行

四肢触摸呼吸感觉

四壁有牙齿咀嚼的声响

头上有滴落的口水

老鼠黑暗幽灵

找我们的食物

走过一道坎一道石门抵达黑暗尽头

采面是挡在前面的黑

我们抡圆大镐

啃下一层黑

扒下一层黑

前面还是黑

黑暗包围了我们

无法突围

我们无力吃饭休息

苹果和馒头搅拌一起

什么时候能走过这段黑

打通采面能见到亮

袖子抹了一把嘴

继续挖掘黑暗

身后有摇晃的矿灯换班

我们撤出了黑暗

其实,我们注定走不出黑暗

我们是黑的侧面也是黑的反面

早年祖父在黑暗中寻找一把棒子面

跌进一口很薄的杂木棺材里

后来父亲为了五只鹅黄的小鸟

从黑暗起飞进入狭窄的黑暗

今天我们还在黑暗中

寻找学费

住房和药

用黑兑换白

当我们真的找到了那块黑

它把我们抱成一把粉末

我们被撒在水里

或寄存在水泥间

居住在黑暗的黄土里

十四、洗澡

从千米黑暗提升到地面

最喜欢见到的不是阳光和女人

是赶快脱掉黑色侵泡的岁月

脱掉黑色疲惫沉重

耳朵上夹一根烟再点燃一根

赶快进入冒着蒸汽的濛濛按摩

用力深吸几口

伸直放松四肢

头枕池台

微闭享受温暖慢慢渗透每个毛孔

渗透皮肤的细细手指

像水母的嘴吻

无数尾小鱼啄痒

从棉花布匹越境的微生物

趴在皮肤上像水蛭的吸盘

享受唐僧肉

第一支烟吸完对上第二根慢慢享受

这时百米跨栏的速度进入幻觉

好像一群男人在洗菜

洗的菜全是白萝卜

先洗萝卜顶

然后洗尾巴

萝卜顶打了几次开米蔬果

终于洗掉潜藏在叶面的颗粒

萝卜尾巴的毛须

用喷头冲洗几次洁净捋顺了

白萝卜洗净了

就剩一根胡萝卜

要反复仔细认真清洗

不能叫远古生物在体内卧底

蔬菜洗净了

第二只烟只剩下了烟蒂

十几秒钟朦胧的梦幻

被一群下饺子的年轻人搅混了

走出池水的男人

个个像洗净的白萝卜

晃动着洗干净的萝卜缨

懒散的向厨房走去

十五、井下的风

井下风是圆形的

压缩在密封的橡胶桶里

风的使命

携带瓦斯煤尘走出采面

风咬着带刺的瓦斯和煤尘

像拎着恐怖分子两个炸药包

向井口跑去

风的生命很短

只有采面到井口的距离

就这么短暂的岁月

风要陪伴矿工走完一生

十六、黑花瓶舞蹈者的火苗

伫立于壁立的大采面

仔细聆听

花瓶心率波动

和四纪冰川

鱼腹中森林长势

采伐这片远古森林

一只精美花瓶

被打碎

一股奇特香味

爬上双臂

大流量

古生物鱼化石血清

沿亘古时间隧道

输入岁月干被瘪脉管

灌溉大面积贫血心田

在岁月黑暗根部

在树的队伍与树的影子之间

一双大手把黑夜

挤压出来

初视森林

有异草拔节

奇葩葳蕤风景

树枝上黑色啄木鸟

敲打民乐木琴

每一片叶子都悬挂

昆虫聆听的耳朵

游入煤壁涅槃的鱼类藻类

于掌纹沟壑深处

化蝶化蜂化作萤火虫

整个采面顿时燃起

大面积舞蹈者身影

聆听采面

我常做这个梦

如今森林已涅槃花瓶奇观

远古的绿色精灵

凫游于景泰蓝的意境

向伟岸的大堤漫溯

十七、我用诗歌的火苗取暖

星光照亮精神家园

笔尖上的火苗

闪烁诗情

在寒冷的日子里

笔尖上的炉火

照亮了灵魂背面

温暖蜷缩在茧里的家人

从家门到煤矿

一眨眼走过了祖辈和父辈

两颗血气方刚的种籽

扬花了一个多世纪

最终抵达草尖

一滴纯净的水

草尖上的露珠

倒映出他们面容

井架上灯火很耀眼

穿透冰封土地和寒冷心境

在类似这样夜里

我笔尖上的炉火正旺

辉映着岁月根部那些挖煤的

同辈和晚辈

他们排成黝黑钢铁

撵着一轮太阳

向岁月一步步走近

十八、提纯

800米深处的煤还没提升到地面

就被人提纯了一次

落到生产指标上

又被几个人提纯了第二次

区长用精细管理提纯汗水

安全部提纯行为和早餐

班长的语言离妇科很近

他用生殖器的语言

提纯了哥们的精液和奖金

发工资那天他们双手捧着

没有杂质的一块黑

象珍惜祖传家宝

孩子上学买房娶妻

剩余的是喝酒吸烟

煤在他们手中变成了黑色羽毛

乌鸦超越了煤的本身

十九、煤究竟是怎么回事

从前,父亲手中的煤足斤足两

几两煤养育五个兄弟姐妹

我们成家后

父亲手中的煤变轻了

挖了三十六年煤的父亲

被一块很轻的黑击倒了

黑药片黑液体输进

他干瘪的脉管

我听到脉管里流动着煤的声响

父亲的腹部浮肿

肺里的煤很重

他想咳一口减轻压力

却咳出比煤还黑的血

父亲的目光走不动那天

他成为一把本质的灰

遗憾的是父亲闭上眼也没明白

煤究竟是怎么回事

二十、两代矿工

散白酒舔着深夜。微弱的火苗

撩起酒瘾,瘙痒地又让人想起

从家门到煤矿的路上

的确很少有漂亮的裙子走过

走过的都象被黑夜打扮过的模样

不足百米的草书写的小路

一眨眼就走过了两茬人的骨头

我的祖父和父亲

是两粒纯正汉人的种籽

只拔节了一个多世纪

最后相继爬上草尖

鬼变成一滴纯净的水

我在放大的露珠里

看到在阴间活的舒适的

缩小了的祖父和父亲

我看到灯光下有鬼影出没

二十一、民俗

煤矿人的节日活在日历上

日历上的红字刻在他们心上

每个纪念日

大红的标语呼啦啦地在煤矿铺开

像飞得很低的彩云

在人们着眼的地方飘

这些让人激动流汗的云

支撑了一代代挖煤人

孩子们知道标语也是荣耀

贴在谁家谁光荣

门框上的红标语

成了煤矿人一生追求的向往

他们坚信,大红的标语

是永远支撑矿工的一种特殊精神

二十二、一把白薯面

当那辆叫家的独轮车

从泥泞的乡村推到矿山

一头倒在路边

母亲将仅剩的一把白薯面

洒向熟悉饥饿的陌生煤矿

黑糊糊的稀饭

堵不住小鸟鹅黄的嘴

从此,几只小鸟的名字

开始在呼唤中试飞

在男人臂下的民间亮翅

喷出旱烟味的大嗓门

像窑神大手抚摸

在父亲布满潮湿的目光

扯起一杆男人的大旗

走进铺满墨迹的矿内小路

沉重的天轮不停的弹拨

神秘而粗犷的窑神曲

所有的唱词

都是大口落驴皮影的黑色方言

携带上一茬人没做完的梦

摸索用鲜血做的路标

走进黝黑的八百米深度

当再次返回地面时

那被黑夜打扮过的面孔

家门等待的母亲

早已备好,一把白薯面的温暖

二十三、农村协议工

那身黑夜浸染的窑衣

将你大田孕育的憨厚打扮成黑色秧苗

你碧绿的二十岁

蓦地长成矿山黝黑的青纱帐

本该荷锄眺望收获

双手撑起父辈的脊梁

本该掐指策划花烛洞房

早早燃起兴旺家族的袅袅火光

一抬脚

就步入了煤矿的梦境之门

你将朝天的脊梁

弯曲成拱型的桥梁

双臂撑起亘古的辉煌

所有平淡的岁月

于你的腋下

流淌成轰轰烈烈

一片远古的绿色童话

从你涔涔的汗水中葳蕤飘香

当你从岁月的更深处

和早晨一起升上地平线上

伫立于太阳镜头前

那张被黑衣打扮过的面容

微笑成一穗黑高粱

二十四、远征

母亲看着盛米的缸

挑拣笸箩里米中杂物自语

缸里的粮食已经不多了

蹲在一旁抽烟的父亲

磕掉烟斗里的灰

把烟袋荷包别在腰上走出家门

站在杂草不生的红沙岗上

他蘸上一滴汗水点上一粒种子

汗水风干了

埋下的种子在百米井下扎下了根须

地面上的小草葳蕤了人们的目光

绿色迅速覆盖了沙漠

一大片青纱帐兴高采烈举起玉米高粱

向站在家门守望的母亲招手

二十五、农民工单立军

临行前他对妻子说

给你一刻钟

五分钟打点东西

十分钟哭

妻子抹一把牵挂

把思念悄悄装进行囊

就这么简单

他背起扯不断的目光

走向站台

一天一夜的火车

他的睡眠在铁轨上奔跑

他打开手机

给妻子发句安慰

妻子收到两颗滚烫的泪滴

二十六、盼望

母亲天天在门前守望

第一个儿子几年前就去了张北

身边唯一的儿子又去了甘肃

两个儿子就为了一碗米饭

成了母亲掰开心的两块牵挂

每晚,母亲把黑夜掩在了门外

一天,她仿佛听到了远方的脚步

和轻轻地敲门声

她马上打开房门一轮明月走进了屋里

母亲抬头望了一下圆圆的月亮

重新掩上屋门

突然母亲发现缸里的米长高了几寸

二十七、土地深处的生命

高高兴兴走进土地的深处

走进纹满四季的安全的大手

第四纪冰川将古老绿色祥和的童话世界

冷藏于黑色的亿万斯年

默默地等待闪光的生命唤醒

古生物鱼化石点燃遥远的冰冷四季

一群携带梦想的矿工

用亮灿灿的理念咬响炸碎亘古的瞬间

于是无数尾苏醒的鱼化石争先恐后

逾越溜槽皮带和岁月的空间

向着明晃晃的喧哗与骚动跨栏冲刺

深怀感恩的矿工

向茹毛饮血的先人领取储存亿万斯年的光热

面对耸立的红色警戒他们合十双手

虔诚地守护每一粒乌金墨玉

让它永远温暖和丰裕矿山世界

二十八、警示的墓碑

那个坍塌的日子已经过去

对于采面冒顶的伤感依旧很湿很痛

沸腾的开采挖掘场面始终被阴霾笼罩

第一声炮响被浓烟拿走了

顶板的牙齿迅速发出细微咀嚼骨骼的声音

失聪安全的生命听觉很差

雪亮的矿灯没有看到矸石呲出的恐惧

矸石黑白的牙齿出奇锋利

肉体肩膀双臂怎能顶住坍塌的重量

几张被黑夜打扮的面孔

携带悔恨和哭声出走采面

整个矿山被血滴笼罩

所有的语言佩戴了白花

几个家庭再也站不起身影

几只鹅黄的小鸟伏在阳台

向井架啼出声声稚嫩的呼唤

携带泪水远行的工友

永远居住在思念的泪水里

在青草苫蔽的锥形建筑前

开始在小草的肩上眺望

曾经欢乐幸福的家园

今天,你们的墓碑

伫立起警示和悔恨

墓碑昂起头颅

唤醒矿山安全的春天

二十九、生命的呼唤

没有留下半句遗言

丢下一片黢黑和缕缕焚烧不尽的思念

你肩扛自己的牌位和抹不掉悔恨走出采面

成为煤矿滴血的悲壮

乘坐溜槽的翅膀去伊甸园的矿工

从此一个人两个家失去了灯盏

一双手可以擎起一片湛蓝蓝的天

两条柳枝可以摇响多少个绿色的风铃

两朵鲜花可以点亮矿山的春天

如今,你被禁锢在煤层深处

已成为下一个开采的夏天

噙泪的目光在煤壁上深深地凝视

井下的灯盏和井架上的星光

依旧照亮你步入梦境之门

一群白鸽在井架上空盘旋

悠悠鸽哨是深情的呼唤

居住在泪水里的目光凝视白花点缀的家园

把安全搭在井架和太阳的肩膀上吧

叫人们看到在明晃晃的阳台上

母亲飘扬的泪水舒展一条洁白的呼唤

三十、工伤妻子

一枚朴素的花籽深藏矿山黑的沃土

在充足的阳光雨水润透下

她从一个灿烂天真的花季少女

迅速窈窕漂亮的春花姑娘

移栽矿工家里普通的花盆

她青春的花粉妩媚了粗茶淡饭

她花朵的名字从人们的心中

耀眼了报刊醒目的版面

媒体像二月春风四处传播弥漫了大街小巷

芳香了千家万户的茶余饭后

醉了一个小伙子的梦寐

出嫁后她开始驯良于柴米油盐和锅碗瓢盆的合弦

年迈的双亲丈夫孩子成了心里翻来复去的爱

为了这些她愿舍出青春所有的岁月

多么朴实贤惠的女人哪

古老民族的美德在她身上体现完美

当男人在井下事故中失去身体的支撑

她抱住男人那双麻木的双腿痛痛快快哭一夜

哭声很湿话语很烫暖化了那颗寒冷的心

她从泪水中醒来如二月朴素的迎春

微笑重新点亮一个憔悴的家园的梦

她一手推着轮椅哼唱古典女人的歌谣

一手精心打造矿山平安的翅膀

在煤矿她不是最漂亮的女人

但她甜甜的名字像三月如酥的小雨

飘进花丛滋润一颗颗开涸的心

三十一、矿山的女工

从很远很远的山村顶替爸爸的纯朴姑娘

许是爱笑的缘故人们叫她丁香

清晨,当风的手指撩开矿山的面纱

斟满她深深的笑靥双手捧出的是一杯尊敬

一盏永不熄灭的安全警灯

踩着太阳的鼓点弹拨灯房小径

她每一个香喷喷山里红的日子

都是矿山最诱人的风景

她懂得爱矿工即使遇到不讲方式的爱慕

她噙泪微笑的花影摇醒矿山和谐的早晨

她知道当叩击天桥的脚步消逝于土地的深处

矿工需要的祝福安全和光明

折一枝翠绿的情感系一个明晃晃的中秋

她深情的目光在煤壁上怦怦跳动

三十二、土地深处的生命

高高兴兴走进土地的深处

走进纹满四季的安全的大手

第四纪冰川将古老绿色祥和的童话世界

冷藏于黑色的亿万斯年

默默地等待闪光的生命唤醒

古生物鱼化石点燃遥远的冰冷四季

一群携带梦想的矿工

用亮灿灿的理念咬响炸碎亘古的瞬间

于是无数尾苏醒的鱼化石争先恐后

逾越溜槽皮带和岁月的空间

向着明晃晃的喧哗与骚动跨栏冲刺

深怀感恩的矿工

向茹毛饮血的先人领取储存亿万斯年的光热

面对耸立的红色警戒他们合十双手

虔诚地守护每一粒乌金墨玉

让它永远温暖和丰裕矿山世界

三十三、父亲本身就是一个采面

天黑了夜静了父亲要对儿子说些什么

就用你刚毅的目光都写出来吧

现在是世纪与世纪交换的时刻

现在是今天和明天交替的时刻

现在是父亲和儿子交班的时刻

现在是两叶时针叠在一起的时刻

现在是灵魂说话的时刻

父亲把你的灵魄输入儿子的精神里吧

明天儿子要去你工作三十年的采面

握住你用得发亮的钻把汲取上面的余热

儿子将看到你开凿的遂道输入新世纪的第一缕阳光

儿子将懂得你的头发是怎样由黑变白的

儿子将更爱采面更爱父亲

其实父亲本身就是一个宽阔的采面

岁月的溜槽都延伸到他的前额上了

那里流淌的不是汗水是液化了的煤

躺在父亲身边听到他脉管里奔跑的血液也像是煤的滚动声音

黑夜在父亲眼里逐渐消失他的黎明已在儿子的眼里闪现

父亲快用你晨光的视线和晨风的话语连同你内心深处的期待

一起注入儿子的心灵里吧

三十四、一种最简单的诉说方式

在躲避星辰日月的岁月根部一群头戴灯盏的人们

在编纂自己生命的走向

传承生命之火起源于小草暴嘴的瞬间终止于草叶成为火苗

火苗最初被一声清脆的啼哭点燃

最终被泪水熄灭

这段短到一根筷子的生命之路

却包含了粗茶淡饭的幸福和脸红羞涩

他们的故事不能从拧亮一盏矿灯时说起

从母亲的祈祷妻子叫点和装干粮的细节开始

肩背卡缆大链螺丝走向采面的脚步

是这部短剧的核心铺垫

打柱攉煤挂梁响炮

这些金属的台词使故事跌宕起伏

大起大落的词汇掌握在他们手中

上井后晾晒窑衣的插叙浴池台上吸烟的情节

生动了每一幅水灵灵的画面

身入热水池中的滋味仿佛有一双软手抚摸

这种幸福像一种软语无法表达

汗水流淌的细微声音是他们最简单的表达方式

2016--4--2

齐凤池,男,河北作协会员,中国煤矿作协理事,专栏作家。河北河间人。现生活在唐山。国内外报刊开设美术评论,音乐随笔,旅游随笔和饮食文化随笔专栏。作品在《诗刊》、《诗林》、《星星诗刊》、《三联生活周刊》、《读者》、《鸭绿江》、《阳光》、《岁月》、《医食参考》、《特别健康》杂志、《美术报》、《中国煤炭报》、《辽沈晚报》、《抚顺日报》《长春晚报》、《内蒙古晨报》、《拉萨晚报》、《河北青年报》、《周口晚报》、《唐山晚报》、《音乐周报》、《华商报》。美国《品》杂志、《世界华人周刊》、《亚美时报》《华星报》、《明报》、《星岛日报》加拿大《大华商报》、《都市报》、《信报》泰国《中华日报》。等报刊杂志发表百万字。著作饮食随笔集《饮食故事》。

曾获孙犁文学奖,首届中国徐志摩微诗歌大赛奖,河北省第一届散文奖,全国煤炭乌金奖,2015-河北省“我们的中国梦—讲述河北故事”一等奖。2015年河北省文联,行业文联举办的“员工诗歌,散文大赛诗歌一等奖。组诗《父亲的煤炭》获第七届银鹰杯“中国梦·劳动美”全国职工诗歌大赛三等奖.

首届“DCC杯”全球华语诗歌大奖赛获优秀奖

中国梦.劳动美全国职工诗词大赛一等奖等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真思想:马克思哲学的超越之维

作者:胡伟

本书结合西方哲学,以更为“接地气”的马克思哲学解读现代社会的各种文化困境,回答青年人在日常生活的心灵困惑,对现…

发布者资料
河北唐山开滦荆各庄矿业公司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09-04-06 09:04 最后登录:2016-07-15 17:07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父爱【组诗】

    父爱 父爱 是一座巍峨厚重的山 父爱 是一池碧波荡漾的波 那杆沉甸甸的...

  • 长征之歌

    (一)遵义会议 渡乌江,占遵义, 毛泽东领导被确立, 中国革命现希冀, 从此走向新...

  • 童趣集

    【我与老肖跑遍了辖区中小学,幼儿园,看画,朗诵儿歌童谣,和幼儿教师在一起】 看...

  • 在骨头断裂中感受疼痛(组诗)

    从断裂的骨缝伸出手 一掌把我击倒床上 我靠在床头不敢动 任疼痛在折磨 疼痛喜欢看...

  • 矿工细节(组诗)

    巷道,就是看上去很近的那种深邃 就像一棵棵柱子排着延伸 当柱子找准了自己的位置 ...

  • 中国矿工(组诗)

    一、父亲的煤炭 从前,父亲把煤当成乌金 临终前一口吞进了肚里 父亲手里的乌金 是...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