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雪人》——曹含清诗集

时间:2018-11-21 08:39来源: 作者:曹含清 点击:
自 序 我整理这本诗集的目的是要证明自己曾经是个诗人。 我十二三岁的时候每天随身携带着日记本和钢笔,当灵感砸着脑袋的时候就立即写下来,写成或长或短的诗。到我二十岁的时候竟然用了一麻袋的日记本,然而我写的那些东西一篇也未曾发表。除了我之外,没有

自 序

我整理这本诗集的目的是要证明自己曾经是个诗人。

我十二三岁的时候每天随身携带着日记本和钢笔,当灵感砸着脑袋的时候就立即写下来,写成或长或短的诗。到我二十岁的时候竟然用了一麻袋的日记本,然而我写的那些东西一篇也未曾发表。除了我之外,没有第二个读者。

有一天一个朋友对我说诗人都是穷死的,连老婆孩子都养不起。李白和杜甫就是典型的例子。此外诗人像是非人类。普通人难以理解他们。他们往往会采取自杀的方式终结生命。海子和顾城就是典型的例子。我突然十分恐惧自己会成为诗人。于是我将自己写的那一麻袋东西以三毛钱一斤的价格卖给了收废品的人。我一直希望自己到大学时读文学专业,学习一些诗歌理论,可是我改变了志愿,大学攻读了经济管理类的专业。从此我不再写诗了。世界上的春花秋月、晨风晚霞也不再触动我的情思。

到我三十岁的时候,我已经整整十年未曾写诗了。有一天遇到了一个中学的同学,寒暄几句后,他突然问我:“你现在还写诗吗?”

“呃……”我愣怔片刻,坦率地说,“早不写了。这些年也没有读过几首诗。”

“记得上学时你很喜欢写诗。我们都管你叫诗人。”

我听后惘然若失,油然回想起曾经的自己。那个时候我的世界拥有游云般的自然,落叶般的幽情与梦境般的宁静。我深深体会到拥有诗歌的世界是彩色的,远离诗歌的世界成了黑白色。

冬天的时候我回到故乡,在老屋里的旧柜子里找到一个破旧不堪的日记本,里面是我二十岁的时候写的歪歪扭扭的诗句。那本东西可能是疏漏的原因没有被我装进麻袋当废品卖掉。那几天下了大雪,到处都是皑皑白雪。我躲进老屋里用键盘将那本东西敲进电脑的文档里,也就成了这本薄薄的诗集。

我想给这本诗集起个新奇雅致的名字,但是绞尽脑汁也没有想出来。那天早晨天气凛冽,地面上的积雪闪耀着晶亮的白光。我望到街角静伫着一个雪人。它孤独地站在寒风中,像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我很想呼唤它回家。我突然决定将这本诗集命名为“雪人”。

我希望用这本诗集来纪念那些改变的志愿与放弃的梦想。

冬晨

楼下有两个女孩子,

羽毛球轻快地在阳光中穿梭。

时而清脆悦耳的哗笑,

如一颗颗珍珠在窗前滑落。

我在冷红的晨光中独坐,

灰鸽在飞翔啸歌。

美好的事物在天地之间游行,

只在你留意间才停下一刻。

偶感

<一>  大与小

对于伟大的事物来说,

太阳只不过是一粒尘埃;

对于懦夫来说,

泪水却是无边的大海。

<二>  远方

黄昏是远方而来的清晨,

冬天是远方而来的春天。

最初的歌

当我随着远行的征旅而去的时候,

一串驼铃的叮咚是我最初的一支歌,

那时我将要去风沙莽莽的荒漠,

却做着鲜花与桂枝铺就道路的梦。

啊,再见了,故乡!

当第一朵迎春花在大地上绽放的时侯,

再远的远方也会拥有温馨的绿色,

还有犹如思念般朦胧的花朵。

假如荒漠的尽头是辽远浩瀚的海洋,

海洋的起点将是空虚博大的荒漠。

从最不幸的起点通向最幸福的彼岸,

在欢乐与痛苦之间是一路高歌,

长途跋涉之后的收获。

北过黄河

没有云集的风帆,

泥黄的河水是大地的血液在流;

没有惊涛滚滚,

是母亲的沉静温柔。

我在沙滩祭奠着千年历史,边吟边走,

让飘零如风的脚步暂且停留。

将士与铁马、歌女与琵琶早已悲壮而过,

只留下沉落起伏的日月在长河的岸头。

你为清馨的芳香而来,

春光匆匆,留给你的遗憾,

是飘谢了的落红,

一瓣又一片,随着春光飘散。

你也为远行的帆船而来,

载着沉重的希望漂浮过海。

你不甘寂寞,总让白浪给你唱歌,

又让松涛展示你奔放的风采。

雪人

我没有家,

我的血肉是洁白的雪花。

我虽然不是天使,

但我从天飘洒而下。

没人知道我的名字,

也没人问起我的梦想与过去。

我天生爱宁静爱沉思爱幻想,

也有许多狂想与希冀。

我的朋友是天真无邪的孩子。

童心也是雪花做的,晶莹美丽。

孩子们在我面前总是嬉笑,

我不想看到人间的哭泣。

我不食人间烟火,不为生活烦恼,

这是我的自在逍遥。

我对世人都是一副表情,

从不为王公将相点头折腰。

我的语言没人听得懂,

我只求理解,不求同情。

面对赞赏与冷嘲,

我只是沉默在寒风中。

有人说我没有情感,没有思想,

无牵无挂,也不懂得欢乐与忧伤。

其实我有一颗多愁善感的心,

需要安慰,需要理解,也需要欣赏。

我生活在凛冽的严冬,

没有见过绿草,也没见过红花。

但我对自己生活的世界十分满意。

冬天是银雕玉砌的童话。

我的生命虽然短暂,

但我爱冷风中雪花舞姿的翩翩。

我又不想在落寞孤寂里度过,

如云烟过眼的时间。

我虽然只能生活在阴暗的雪天,

但我热爱阳光,热爱温情。

尽管会被阳光融化,我还是呼唤着阳光,

甘愿为阳光敬献出血肉与生命。

我没有家,

我的血肉是洁白的雪花。

我尽管安然守望着一方土地,

但我的心向往着海角天涯。

晨歌

浅蓝的曙色里回荡着鸡鸣,

混沌的天外仍然亮着一盏孤灯。

远处炊烟渐渐模糊,

依旧有鸟永不哀伤的歌声。

隔着雾看不到自由的翅膀,

却为新的一天飘然高唱。

当我珍藏起落花般的残梦,

生命中的一切都如影如风。

暮曲

原野里燃起血红的篝火,

远天描出苍茫的暮色。

归去吧,孤鸟!

高唱一支因飘逝而美丽的歌。

归去吧,天真烂漫的孩子!

采一朵长堤的野花、西天的落霞。

晚梦会如野花香,落霞美,

也会像冰雪般晶莹无瑕。

回首

我悄然回首,

花已经落了,

落叶纷纷,

往事如缥缈的尘。

夜半听如歌的风,

岁月逝如流星云影。

不叹命运,回首时才觉消魂,

美丽却是永不老的青春。

童年

在群星交辉的晚上,

在一条条草垛错落的村巷,

又会在凤仙花的花心里,

一个捉迷藏难以找寻的地方。

元宵节的晚上,提一盏微红的纸褶灯笼,

哥哥牵着我的手在走,不是在找寻生活的方向。

远处舞狮的锣鼓与铙钹依稀可听,

忽然前方一片灯月辉煌,人潮如涌。

三月

老木门上的年画已经泛白,

墙角谢了的桃花今年又开。

元宵节的烟花不知散在了哪里,

似曾相识的新燕今年又翩翔而来。

田野里满目新鲜,如春梦徘徊。

踏青碰到熟人,笑说仍是年少情怀。

在春天我们不要说孤单寂寞,

至少花在,草在,人还在。

离歌

轻轻地说一声再见,

让你的声音伴随着飘浮的白云。

把我对月亮的期待都带走,

只留下你目光的幽娴,气度的优柔。

你我会在世界的一方相遇,

属于你的是云,属于我的是雨。

最后再说一声保重,

回首时只有苍茫岁月中的背影。

命运

一个孩子躺在草地上,

所面对的是广阔无边的苍穹,

还有漂荡着几点像梦一般缥缈的云影。

他想:云是天空里的航船,霞是航程的航线,

潮来的方向是天边,

潮去的地方是港湾。

草原里的孩子天生与波澜壮阔的大海无缘,

然而生活的最近处,

是海滨的孩子所没有的可以驰骋骏马的草原。

静夜

鸟巢里的睡梦,

还有怀抱中鸟的雏儿,

融入了月色的溶溶。

那是漂泊的天涯浪子吗?

步月踏苔,起舞弄影。

蒲公英的花瓣,

还有浓绿的萼叶抱着的花朵,

像美丽的梦幻映着斑斓的星空。

不必遐想时空的另一巅有人,

对月长歌,把酒临风。

茉莉

白色的花朵衬托着纯洁的梦,

家在深山却不在山的巅峰。

给你一朵洁白的茉莉,陌生的过客,

芬芳会因你的轻吻而永恒!

生命如一朵寂寞的茉莉,

消逝的时光是爱的浓缩。

当失去与获得的花朵悄然绽放,

心灵花瓣却在爱的一边无声飘落。

玫瑰

这是春天的第一朵玫瑰,

它有寒意过后醉人的芳菲。

虽不如想像中的那般花团锦簇,

它有自己的风情妩媚。

我会在灯火阑珊处默然等候,

手持着一束玫瑰迎着冷冷的风。

假如她会让我等待千万年寒冬,

头发纵然白了,玫瑰也会如初嫣红。

寒雁

夜半是谁又吹响了琼箫,

惊醒我深沉的睡梦。

望窗外无数的寒星,

风中飒飒而响的是秋声。

那参差远逝的寒雁,

将一段征程留在我窗前。

身在茫茫云间,不畏艰难险阻,

衔着梦掠过风雨,穿过万水千山。

黄昏   

〈一〉

乌鸦在晚钟里说:“这是昼的丧钟,

让我用嘶哑的歌喉给这丧音添一份凄凉。”

布谷鸟听了反驳说:“你错了!

黄昏是夜的开始,

让我用最美丽的歌献给这伟大的时刻!”

〈二〉

我愿做造物主的牧人,

在大自然中放养牛羊,放飞鸟鹤。

不是因为飘如浮云的荣誉或地位,

而是因为在云霞罩天的黄昏,

我能够自由地挥鞭放歌,

带着夕阳、暮鸟一起归去。

朋友

是元旦的时候孩子们互赠的贺卡,

也是放学后回家的路上伙伴们紧握的手。

是秋天的飘逸,却让人望而却步,

也是夏天的繁荣,却久而平淡。

你在我的梦中,

我在你的影里。

雨季

在雨季里,我总是掩上那扇南窗,

不让潮湿的阴雨浸染我的心。

窗外风的轻嘘细语,或隐隐的雷声,

还有雨流迷漫而氤氲的灵光。

梧桐上的鹧鸪声声鸣叫着,

是在为爱歌吟,还是在召唤同伴?

在雨中玩耍的孩子,穿着胶鞋,

迎着风雨斜拿着的伞,      

在雨中嬉闹着,奔跑着。

我寻找不到方向,

我的心中却有远方。

撑起一把莓苔斑斓的破伞,

雨中只影彷徨,

去找寻雨季里丢失的自己。

私语

夜色迷离而苍茫,

犹如朦胧的惆怅。

我孤寂地低吟着,

仰望漫天的星光。

我愿做一只青鸟,

去歌吟大地山川。

为你给恋人传信,

天涯在咫尺之间。

存在

水,成为冰凌,

失去了荡漾的温柔,

却更晶莹剔透。

炭,被火燃烧,

黑暗里闪耀着光明,

寒冷中迸发着激情。

山,遭遇狂风,

不为外力屈服,

暴雨过后依然顶立苍穹。 

岸,总被冲击,

因为生活在汹涌的浪边,

失去浪涛就失去存在的意义。

心语

不是心灵的碰撞,

激起奔放的波澜。

是一条亮澈的溪流,

荡起一串优雅的惊叹。

应该将心灵之舟,

在梦的最深处搁浅。

心灵是最纯洁的天国,

未来就在心灵的彼岸。

絮     

〈一〉夏之恋

当我看到你的第一眼,    

葱茏的风景点缀着我的梦。

〈二〉春

第一朵花开的时候,

忧郁之神已经远去了。

〈三〉花

盛开在山野里因无人欣赏而孤独,

绽放在花海里因竞艳而又觉渺小。

〈四〉阳光

告诉给失望与伤悲的人,

温暖的阳光会晒干眼泪。

〈五〉梦

梦是第二次人生,

但噩梦与美梦睡醒时如破碎的水晶。

〈六〉悬崖

既是险峻的风景,

又是恐怖的死地。

〈七〉 幸福

当我每次看到幸福的时侯,

她总是满足快乐地微笑着。

〈八〉泪

落花是为了孕育硕果,

落泪是为了洗清笑脸。

〈九〉空想

空想只是一只纸船,

在生活的汪洋里片刻就被恶浪颠翻。

〈十〉星星

你看到我的时候我都在夜空里微笑,

你看不到我的时候我躲在云里哭泣。

〈十一〉性格

青松说:“我之所以能万年常青,

是因为在环境的变化里,

我不轻易改变自己。”

〈十二〉假设

悔恨时不要总说假如能回到过去,

过去盘古初开天地,

人们还茹毛饮血,衣不蔽体。

〈十三〉记忆

我的脚印印在芳草萋萋的大地,

风雨过后只在心间留下了踪迹。

〈十四〉责任

当作包袱你会疲惫,

当作翅膀你会远飞。

〈十五〉规则

儿时弹玻璃球输给小伙伴的时候,

我就必须对心爱的事物忍痛割舍。 

〈十六〉心愿

我愿有无数只耳朵,

去聆听世界上每个人的故事;

我也愿有无数张嘴巴,

去给世界上每个人讲自己的故事。

〈十七〉言语

华丽的语言没有付诸行动,

是美丽的花没有结出果实。 

<十八>  蟋蟀

黑夜是你的舞台,

寂寞是你的琴瑟。

你将黑夜与寂寞织成快乐的歌。

〈十九〉寒秋

我独坐中听到凄切的雁鸣,

只见星空里有一行飘渺的黑影。

当我正为失去秋天而失意时,

我已不知不觉中获得了寒冬。

极乐城

清晨我在高山的巅峰放歌,

黄昏我又飞到江河里溯洄而泳,

夜晚我在精雅的花蕊里入梦,

我生活的地方叫极乐城。

人间的城市大都是钢筋砖瓦的堆砌,

白昼里浮华喧噪,午夜才有片刻静谧。

极乐城不在天堂,也不在尘世,

在仙界与尘世相接处的十二层天际。

极乐城是花潮林海的汇聚,

花丛挺拔修长,高摩浮云。

花瓣组合成大大小小的楼宇,

处处是鲜花的赤橙蓝紫。

楼宇之间的街道错落有致,

街道上铺着光辉熠熠的翠玉宝石。

那里没有人间繁喧污浊的车水马龙,

人们大都伴着清风飞行,整洁有序。

那里的人们会一种神秘的咒语,

只要在心中默念所去地方的名字,

可以如闪电穿越时空刹那到达,

也可以随着空气腾空而起。

极乐城的夜晚没有电灯的光芒,

厅房与街道里都是灿烂的星光。

那里的星辰听凭人们的吩咐,

可大可小,可红可绿,也可四处游移。

那里有风和日丽,也有凄风苦雨,

以人间的一千年为四季,

三百年为春天,二百年为夏天,

另三百年为秋天,剩下的二百年为冬季。

那里的人们可以随时随意地喝三生水,

便可变为少年,青年或老者。

因此那里的人们都彼此尊重,

不分大小老幼,也不分智高智弱。

极乐城虽分男女,但没有情爱,

那里没有恋人,没有情人,也没有夫妻。

彼此只是相亲相爱,宛如兄弟姊妹。

恋爱与婚姻只是由于人类太孤独空虚。

那里的男子或女子只要掐一片花瓣,

轻吻着念咒语,便会变成婴儿出世。

婴儿喝了三生水便可霎时长大,

吃了智慧果不必学习,就知事明理。

极乐城有许多歌吟舞会,

在风雨之昼,月圆之夜,霜雪之夕。

极乐城不在天上,也不在尘世,

假如天堂没有了爱,也是地狱。

送别

去吧,不必留恋!

孩童时两树之间的秋千,

像永挥不去的一片碧天。

在明澈的眼眸里荡悠、摇曳,

如花的岁月,似水的流年。

荡悠去了一秒秒,一天天,

摇曳去了一分分,一年年。

那时更不知有尘嚣的城市在宁静的人间。

远望着你背负着希望的行囊,

消逝在远山与近水的边缘。

采棉歌

在晨露淋漓的早晨,鸡鸣破晓的时刻,

拖拉机与三轮车的声响将田野的宁静打破。

人们挎着荆条篮走进了棉花丛里,

密叶簇拥着的白棉花,洁白婀娜,

像是夜神遗忘在凡尘的美梦,

落在棉田就嬗变成了洁白柔软的花朵。

人们不顾凉露湿衣,泥土沾污布鞋,

胼胝的双手在棉丛里是那么轻快灵活。

晨曦是日神睡醒的目光,绚亮但微弱,

薄雾里隐现着远处炊烟缭绕的村落。

看,送早饭的孩子来了,

骑着自行车在马路上飞快地颠簸,

欢快地吹着口哨,顽皮地唱着新歌,

野草与野花带着露珠在阳光下微笑。

每天都有收获,不管是痛苦还是欢乐,

有花开就有花落,浓浓淡淡才是生活。

小草

小草被细雨沐浴,

大地给它穿上鲜绿的新装。

小草透露出勃勃的生机。

小草说:“大地母亲,

我没有艳丽的花朵敬献给你!”

大地微笑着,温厚地说:“傻孩子!

将你的双脚立在我的脊背上向上攀登,

将你的根须延伸到我心灵深处去汲取。

你虽不是鸟儿,但你有无言的歌;

你虽不是花儿,可你有绿色的花朵!”

有一天

有一天,我已不认得自己,

一切变的生疏而异常。

老邮递员已经退休,

新邮递员将远方给我的信件送错地方,

因为他还不认识我。

我养了一群鸽子,

让它们当我的信使。

我常常独坐在梧桐树下,

翻翻相册与日记,

满是缤纷如花的回忆。

我忽俯忽仰,忽起忽坐,

忽思忽笑,忽吟忽歌。

中秋的晚上,

和孩子们放一盏徐徐升空的孔明灯。

深秋的清晨,

我在萧瑟的西风里清扫院子里的落叶,

像为故友收尸。

四周的鸟雀在我身旁跳跃着,

唱着欢畅自由的歌。

冬天的早晨我在麦田的小路上跑步。

下雪了我会在飞雪潇潇里扫雪,

欣赏着琼雕银砌的世界。

在春天,尽管霜染青丝,

我还会和孩子们一起奔跑在麦田上,

将风筝放入辽远无边的天宇。

有一天,

我会忘却人世间的烦恼,

因为我知道,

只要明天还有日期,

黑夜就一定会过去。

离别

今晚这里漫天的星光,

将是远方孤寂的想象。

此刻落叶飘摇在西风中,

夕阳也诉说着忧伤。

远离的地方永远切近,

只是相思在天各一方。

飘泊的远行最终会结束,

天涯到处都是故乡。

赠给合欢树 

当云天衬托着你的葱郁的时候,

我总觉得你的线段与风采,

不是因为高度而难不可攀,

也不因你缠绵的名字,

而是因为繁茂与美丽而更易让人趋近。

温柔的夜空布满斑斓的繁星,

那最闪亮的一颗流逝在你眼帘。

黎明是一场短暂而多彩的梦,

伴着月亮沉落在你明媚融暖的心底,

你脚下盘曲纠结的藤蔓,

不管你心思的纯洁与灵妙,

它们不懂得爱,

给你以最猛烈的拥抱,

错爱是一种伤害。

我只愿做你绿荫下的一棵弱草,

给你以最真实的目光与仪表。

清风随着花香披拂而过,

我为你的一颦一笑倾倒,

仰望着你密致的叶、舒徐的条,

带着玫瑰紫的梦幻,感激这恩赐,

将广袤辽阔的大地当作你温馨的怀抱。

赠月

我想让月亮作我的妻子,

你是公主,灿烂的群星拱护着你。

我是飘零的浪子,不是豪爽的王子。

我在你纯净皎洁的目光里徘徊,

你在我孤独孑然的身边脉脉私语。

你总玲珑娴静地守望在我窗前,

伴我读书在岑寂的午夜,

听我咏哦着诗词到梦里。

你追随我到莽莽的草野,

也陪伴我在尘浮的都市。

你伴我在疏影暗香的花间,

一壶老酒醉了又醒,

醒了又睡去。

不恨人生有太多悲愁,

只恨逍遥太短,

一切还未细看就如浮云逝去。

你我总有半个月缠绵的厮守,

也有半个月煎熬的分离。

我凝望着你千万年不老的容颜,

你也听得到我喟然的叹息。

在这世界上没人理解我,

无人听得懂我的言语,

只有你懂我,

却与我有着遥远的距离。

初恋

在凛冽的寒意里,

一个已经因淡忘而模糊的清晨。 

你说,寒风的呼啸,

只不过是大自然的另一种慰语。

我望了一下你柔静的脸,孤独,

还有丁香般让人沉醉的气息。

我说,今天是没有日期的日子,

却因为我们拥有而有另一种意义。

远行

在即将远行的时候,

我不想再说离愁。

不管远方道路多么坎坷,

我们需要美丽而不伤感的歌。

总想让韶光的脚步停留,

青山万年不老,

俯视世间的悲欢离合。

风景在四季里荣枯,

却一年年风采豪迈。

思念不会随着秋叶飘零,

祝愿不会伴着浮云飘散。

走出阴暗的角落,

阳光依然明朗灿烂。

有生活的地方就有希望,

生活就是如散如聚。

与其悲伤地相对无语,

不如欢笑里高歌一曲。

写给月季

我是栖息在你枝头的一只孤鸟,

用瘦长的喙做一个短暂的暖巢。

深秋你的残朵宛如浪涛里的风帆,

载着漂泊的希望与残留的美丽,

迎着凄风苦雨,摇曳着舞姿。

我在你的花心里入梦,

又在你的黄叶上醒起。

你无心竞妍群芳,让人欣赏,

花开花落只是你性格的飘逸豪放。

致冬麦

在严冬时节,

雪野里露出一片疏薄的麦绿。

我赞叹那被冰雪覆盖的冬麦!

那平凡而又坚强,

卑贱而又孤高的生命。

它不因被泥土埋没而悲哀,

不因严寒而萎落,

不因被风雪欺压而折断。

经历严寒与风雪生命才凝聚成美丽,

经历被埋没被欺压双脚才深扎大地。

我赞叹冬麦!

那是在冬天里孕育金色的果实,

在空虚里酝酿成熟的梦想。

邂逅

微雨霏霏,你我分离,

一切如梦,又相遇在冷风中。

长街、行人、街灯,一片车水马龙,

如萍水中飘泊的是人生。

流年给了你什么?

我猜不仅仅是嘴角蕴藉的笑容。

假如心中已有了目的,

就不必在乎过程中的茫茫时空。

行走在春天

当我行走在春天里,

血液成了激荡的河流。

每一个永无休止的步履,

如浪一样是奔放的自由。

当春天轻轻走过我,

融化了我冰冷的血泪,

染红了苍白的思想,

让心灵之花瞬间绽放。

梦想

天山生长着雪莲,

沙漠里有远行的骆驼。

当戈壁盛开了玫瑰,

风雨侵蚀了灵魂。

不必诅咒不幸的一切,

只有悲惨的人生,

没有悲惨的命运。

不必因风雨而止步,

尽管现实有太多苦楚。

编织一个五彩的梦想,

珍爱命运赐给我们的每一天。

今天是通向心中的明天,

拥抱梦想的必经之路。

晨露

当惺忪的睡眼乍然而开的时候,

飘曳的梦与真实的世界在一刹那相接,

从幻境中走出,到一种纯真而空灵的世界。

那一刻,顿悟失去是重获的喜悦。

窗外鸟鸣啁啾,

晨晖如火在窗台与墙壁上燃烧。

我凝望着窗台上那盆芦荟叶子上的一滴晨露,

宛如女神的一滴眼泪。

在黑暗处,它黯然无光;

在光明里,它光芒四射。

那滴晨露好像是沉重的太阳,绚丽多彩。

我的心一阵震颤,

思想的潮水滚滚奔流。

那滴晨露倏然坠落,没了影踪。

时光也像是一滴晨露,

从宇宙陡峭的高度悄然坠落。

青春的释义

我将叶的花朵,

献给了花朵的叶。

从此有了另一种解释,

绽放美丽就意味着凋谢。

我不顾一切地走了,

随手提起门后的一把破伞,

怕这种浮躁的天气会下雨,

雨中徘徊是一种美丽。

翱翔之前的歌 

夜里点亮一支红烛,

辉映着天上的繁星。

我是一个人在低唱,

翱翔之前的歌。

是烛泪落在我的脸上了吗?

宛如一串流星灿然滑落。

泪里闪烁着漫天的星光,

歌声里包含着心中的宇宙。

月夜

在月明星稀的长夜,

思念之情更浓。

想千里之外无雨又无风,

佳人还倚在窗台,

遥望着月色溶溶。

小城的灯火是夜中盛开的花,

歌声、车笛都飘散在夜空。

思念却如海潮,翻滚着,

淹没生命的每一分钟。

梦飞翔的季节

那是飞絮濛濛的日子。

屋檐的燕巢已经搭成。

乳燕儿学着唱歌,呢喃作语。

孩子们在课堂念着唐朝的诗,

可心里总想着球场上传来的喧哗、

街道上货郎的拨浪鼓声、

以及随风转动的纸风车。

校园里的电铃响起,

放学了,孩子们嬉闹着,奔跑着,

将轻灵的风筝放入深远的天宇。

那是梦飞翔的季节,是三月,还是五月?

这是一个用紫罗兰的草叶编织的谜。

田野里麦苗青青,花香鸟语。

不知道江海会枯裂,

大漠会变成沧海奔涌。

只知道那个季节有三月也有五月,

是个自由自在的季节。

有桃花香也有蔷薇香,

激发人最美的想象。

冬天的回忆

雪花是冬天盛开的花,

它是来自天堂的精灵。

寒风在黑夜里呼啸,

仿佛是发疯的野兽。

茅草屋里的火堆跳跃着彤红的火花,

宛如翩跹起舞的舞女。

孩子们紧围着,欢笑着,

说的话与唱的歌我已忘记,

但火堆旁烧烤的花生与白薯香气四溢,

至今飘散在我悠悠的记忆里。

屋外白雪飘飘。

天亮了,雪停了,

孩子们四处滑雪、打雪仗、敲冰凇、

还堆起一个雪人。

孩子们给雪人戴上自己的帽子,

围着它欢笑着玩耍。

雪人是无家的孩子,

静伫在街口,

怅然地若有所待。

啊!到吃饭的时候了,

母亲在呼唤着我的小名。

雪人,走吧,和我一起回家!

为了自由

当西风飒然而至的时候,

有一朵白色的野花,

在秋光的若明若暗里迅然而逝。

生死相伴的花枝,

温馨、关爱也是一种束缚。

野花脱离了花枝的束缚,

终于像鸟儿一样随风自由飘飞。

野花有变成飞鸟的梦想,

为了告别单调枯燥的宁静,

为了瞬间像鸟儿一样飞舞。

它高声呼唤着,

为了自由,为了梦想,

风啊,给我翅膀吧!

让我自由自在地飞翔。

我甘愿放弃温柔的花枝,

我甘愿化为没有思想、

永远寂寞的春泥!

致生活

山,不一定崇高巍峨,

峻小清秀也是一种美丽;

水,不一定波澜壮阔,

很多人喜欢水的平静柔和。

我在林海雪原滑雪,

赶着狗拉雪橇,

暴风疾雪又要来了,

松杉在寒风里呼啸,

灰雕在阴暗的低空盘旋着,

我却一路高歌。

我在残雪里去寻找春天的第一片绿芽,

初夏我在烈日炎炎的田野里拿着镰刀割麦。

我扬帆在潮来潮去的大海,

让激浪拍打我敞开的情怀。

在茫茫人海里我给陌生人指明方向,

我在朱红的宫门前徘徊,

我和朋友笑着分享着仅剩的一个苹果。

世界上没有不经黑夜的黎明,

在人间没有不可装饰的生命。

我听得到心在跳动,

只因为踏上了熟悉的热土。

我曾经让鸿雁带去思念的歌,

在飘荡的白云上写上祝福。

那条白杨葱茏的田间马路,

总在我的记忆里蔓延。

向晚时分烟囱里的袅袅炊烟,

在我的梦境里永不飘散。

神话

将巍峨的山脉,

揽在宽广的胸怀。

迈着跨越地球经纬度的脚步,

踏平荒山,越过江海。

给草木以灵性的生命,

让山水有无穷的力量。

超越世界与时空的限制,

是浪漫而又奔放的思想。

我想是一只鸟,

我想是一只鸟,

不会被人监禁在笼子里,

让翅膀变得毫无意义。

我会用最美妙的嗓音去歌唱,

栖落在一个没有名字的森林。

我不愿在温柔乡做巢,

我喜爱用双翼搏击乌云与风雨,

去寻找温馨美好的地方。

既然拥有了天空与翅膀,

就应该为大地而歌,与云共翔。

致月季

记住你的名字,月季,

我永远不会忘记!

你不是为我而来,

也不是为我而开,

你的花瓣会伴我飘飞远去。

亮润的清露在你苍郁的卵叶上滚动,

是绿色的记忆,还是红色的思想?

恰如一双晶莹的眼眸,

紧贴着一颗忧郁、跳动的心。

你所呈示的,

是自然中的飘逸,

是平凡中的高贵,

是柔婉中的孤傲,

是默然中的豪放。

当美的世界离你而去,

你会在杂乱无章的草丛里

留住你仅有的那份浅红淡紫,

寂寞而又美丽。

月季,你有奔放的爱的色彩,

也有浪漫的爱的基调,

有限中无限的诗意。

你不要高贵的归宿。

你盛开得艳丽、婀娜,

流露出你自己色彩的优雅,

散发出你自己芬芳的甜蜜。

自然与平凡是最宝贵的美丽。

啊,月季!

布谷鸟之歌

我听到过喧嚣的海鸟之歌,

幻想着无尽的大海边,

它的巨浪狂花、轻涛细语,

是雄浑、和谐的旋律。

我总以为沙滩是无限幸福的,

它的一边是大海的澎湃汹涌,

一边又是大地的博厚沉静,

水天相接处是神奇的蜃景。

鱼虾会觉得卑琐渺小,

一生被监禁在大海里。

大海将它们的一切包容,

渺小就生活在伟大之中。

曾经有多少悲苦的流放者,

或白发萧疏,或失魂落魄,

听到了鸿雁之歌,面对大漠,

唱着不幸,诉着乡愁,吟着飘泊。

布谷鸟之歌没有那么凄凉,

它的清啼也没那么激昂。

一半清醒,一半朦胧,

若即若离是美丽的苍凉。

我听到过峻岩的秃鹰之歌,

它的歌声像高峰一样峥嵘。

然而我厌恶那种盛气盖世,

是英气与霸气在天空纵横。

布谷鸟之歌是那般幽婉温柔,

像微雨又如山谷中的清风。

仿佛是星光传递流转的旋律,

如飞仙的歌回荡在宁静的夜空。

历史上听到过悠古的丝路驼铃,

商旅们要经过漫漫征程。

踏尽黄沙才能到达地中海的彼岸,

途中不知有多少饥渴与狂风。

理想的彼岸需要经过大片的荒漠,

还有一段段艰难坎坷的跋涉;

梦想需要多少汗水,多少血泪,

最后才能高奏凯歌,满载而归。

我赞叹澎湃如潮的林涛,

那是大自然天籁的奔放;

我也赞叹悠远的丝路驼铃,

那是人类跨越时空的力量。

布谷鸟之歌不像悠悠的丝路驼铃,

坚苦卓绝而又精美绝伦,

道路里磨灭,历史中永恒,

它自然婉转,清远恬静。

我彷徨中听着布谷鸟之歌,

不禁想到了如梦似幻的人生。

百年后还会有布谷鸟的啼鸣,

我是否还能在夜色里聆听?

我要飞到遥远的鸿蒙太空,

去遨游神仙的玉阙琼宫。

但我不想像神仙一样长生,

我只求让星光与歌声来装点生命。

回眸

回眸是冲出小河的水流,

回归浩瀚的大海。

回眸是狂风骤雨过后,

扫起满地的落红。

回眸是大浪退去之后,

捡拾海滩上五色的贝壳。

回眸是流了泪之后,

洗清的那张笑脸。

我赞叹

地球置于茫茫宇宙之中,

犹如一颗水滴融入深邃浩瀚的湖泊。

我赞叹,大自然的伟大!

我赞叹经历曲折的溪水,走过千山万壑,

仍然一路高歌、激情澎湃地奔向大海。

我赞叹大地之下被深深埋没的熔岩,

在天地的阴阳炉里将神奇与热情冶炼。

我赞叹,沙漠中等待汪洋的海豚,

向世人印证着执著的生命里拥有奇迹。

我赞叹,废墟里重新崛起的城市,

让悲惨的结局又有了美丽的开始。

我赞叹,海枯石烂、至死不渝的爱情,

将人世间的真情凄婉动人地演绎。

我赞叹,在战争的滚滚炮火里

鲜血淋淋的双手仍紧握着旗帜的先驱,

展示着生命里最美的是牺牲与胜利。

风景

一个朋友告诉我说,

木槿花正盛开的缤纷,

白杨林也恰逢葱茏,

走吧,看外面的一片风景。

我凝望了一下窗外,告诉他说,

风景是我们的恋人,永不苍老。

我们会随着时空的风云而改变,

只有面对我们的风景永恒。

博物馆里的彩陶

你在人世间已经六千年,

比人类的记忆更久远。

是谁用一双妙手制造你的形体,

绘画出精美的纹饰图案?

你在人世间已经六千年,

你的主人是人类的祖先。

当时地球上还没有村庄和城市,

大地是宽厚博大的家园。

你在人世间已经六千年,

篝火、野兽、奔跑、雷电……

在你深邃、纷繁的记忆里,

已经成为模糊不清的画面。

你在人世间已经六千年,

有多少故事在人世间变幻?

鱼纹是你的皱纹,你已苍老,

世界未曾变老,只是在变。

最遥远的旅程,

不是没有终点,而是没有起点。

背负着梦,一路孤旅,

一边故乡,一边天涯。

每一片美丽的心灵湖泊里,

波光潋滟,鸥鹭翔集。

当我们自以为大有收获之时,

许多宝贵的事物已匆匆失去。

夜之吟

暝色轻柔地覆盖了浩瀚无边的森林,

老猎人一边抚拭着陪伴他大半生的猎枪,

一边吹着响亮而富有节拍的口哨。

门外的老猎狗倏地蹿了过来,

驯服地朝向主人,舔着他破旧的牛皮鞋子,

等待着主人从烟火缭绕的烤架上给它取下烤熟的野味。

茂密的松林荫蔽着一座精致玲珑的小屋,

那里生活着一群精灵。

每逢月圆之夜,

他们都要在那里举行热闹的晚会。

他们所唱的歌是那么美妙动听,

他们所吟的诗是那么动人心魄。

一个从远方而来的探险家隐藏在小屋附近偷听,

竟然被那美妙神奇的旋律惊疯。

那是因为灵感之神为他们抒写才情非凡的歌词,

音乐之神为他们谱写磅礴回转的曲子,

百花之神为他们做挥洒自如的指挥。

漂泊异域他乡的浪子,

在长街上踯躅着,

霓虹灯的光芒照耀着孤独的脸庞。

他回到了冷冷清清的出租屋里,

在窗台对着万家灯火独酌。

用酒精自我麻醉,

又用香烟烧去哀愁。

夜晚的世界,

是巨大的蕴藏。

纵然由于被黑暗埋没无人欣赏,

也不丧失胸怀中的包罗的万象。

夕阳

林荫小道上绿叶掩映,

我只是不经意地回首,

看到了自己的阴影,

远方依然是一道如梦的风景。

我在夕阳里走到尽头,

发现尽头既是入口也是出口。

然后我又将结束当作开始而走,

暮色苍茫里再没有蓦然回首。

 

春之约

一万年已经飘散,

等不到春光烂漫,

心灵之舟已经漂渡到了

洁白洒脱的冬天。

美好年华的留恋,

终会被似水流年冲淡。

留下一道如梦的风景,

不变的是春的诺言。

月光

故乡的月光未曾被霓虹灯污染,

像是少女澄澈明洁的媚眼。

孩子向往着都市的繁华,

月光陪伴度过寒冷的夜晚。

故乡的月光未曾被林立的高楼遮掩,

像是母亲一声声嘹亮的呼唤。

孩子长大后离开了村庄,

在万家灯火的城市与月光走散。

二十年前我还是个孩子,

冬天也还是童话。

雪,一片片随风飘落,

银白色的村庄,

燃烧的煤炉,温暖的家。

十年前我是个少年,

骑着单车穿梭在学校和家之间。

冬天是一场梦。

寒风中的村庄,

麦田上的落日,初升的炊烟。

片段

在钢琴旁,母亲吻着孩子的前额,说:

“我的孩子,你是我没唱完的歌!”

在萧萧古战场,

一个旅行者细读着残破的墓碑,

然后鞠躬祭奠着累累白骨。

在原野里,绿浪翻涌,

牧羊人在夕阳下挥鞭唱着田园牧歌归去。

一天,我从阴暗潮湿的小巷里走过,

看到一个老盲人在缓慢地向前走着。

尽管看不到光明,

但人生仍然要继续进行。

歌者在朝晖夕阴里歌唱,

歌声在春光与秋风里飘荡。

歌者会老的,

但是人间总有歌者歌唱过的欢乐与忧伤。

假如

假如花儿不再凋谢,

在鲜艳明丽的花朵里,

美的思想及美的生命,

在一刹那间获得永恒。

假如鸟儿不再飞去,

在婉转流逸的歌吟里,

美的年代及美的情怀,

是永恒不朽的风景。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半封建的晚清

作者:吴趼人

  小说通过主人公“九死一生”二十年间的遭遇和见闻,揭露了清朝末年的黑暗现实。“九死一生”是小说主人公给自己的…

发布者资料
曹含清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4-11-22 14:11 最后登录:2018-11-26 17:11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李白

    李白 李白将诗写进 昏沉的夜晚 我看不出 夜晚有星星闪烁的痕迹 却始终在搅乱我的心情 ...

  • 他想是他 他想是他

    他想是他他想是他 在历史的长河里 人们为了完美 后人常常说一句 假如这样缺憾就不会.....

  • 冬之花

    这漫天的繁花 怒放在寒冷的冬天 也开在了温暖的心中 你用独特的语言 那轻轻绽放的声音...

  • 聆听音乐的思念

    音乐如水 渗进每一个思念的罅隙 过去的点点滴滴 在斑驳的光影里 闪耀 嘻戏 枫叶的飘零...

  • 灵山(2)

    灵山(2) 小龙马的突然窜出 横卧于 黄昏与黑夜之间 像一座彩桥 勉强支撑着 你与她 忍...

  • 灵山(1)

    手露水般滴落 山林的黄昏 大而明亮的一颗 湿透了 黄昏边上 枕靠悬崖 从容盛开的花朵 ...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