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文友·友文

时间:2014-09-03 19:15来源: 作者:李晓平 点击:
把友文叫文友,其实叫远了。在心里,友文永远是我的弟弟。 弟弟(张)友文是湖北佬,说话满嘴的湖北腔。可满口湖北腔的友文偏偏经常受邀到各高校去讲“公安文学”。他趁休息时邀请几位要好的在鲁迅文学院进修的同学去给他捧

把友文叫文友,其实叫远了。在心里,友文永远是我的弟弟。

弟弟(张)友文是湖北佬,说话满嘴的湖北腔。可满口湖北腔的友文偏偏经常受邀到各高校去讲“公安文学”。他趁休息时邀请几位要好的在鲁迅文学院进修的同学去给他捧场。为了打动我们,他甚至动用了糖衣炮弹,还说“有专车接送,还有饭局,多好的事啊!”我当然满口答应,可是临到最后,我还是没能成行。现在回想起来觉得有点对不住弟弟。但有的同学不如我圆滑,当着友文的面就说:不去,听不懂你的话。友文听后急了:有什么听不懂的?你看看,晓平姐姐还是东北人呢,人家总能听懂我的话。我便笑着点头,那意思是我真的很懂。其实,听友文说话,十句有六句我也听不懂的。弟弟之所以认为我能听懂,是每次和弟弟交谈时,我总要认真地去听,且看着他的眼睛。如此交谈的结果,我便深深地记住了弟弟的眼睛——那双不会说谎、明澈得近乎孩子一般天真无邪的眼睛。

在第二期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班中,友文弟弟是最勤奋的同学(没有之一),他勤奋到了用分计算时间的程度。早晨几点起床,用多少分钟锻炼和洗漱,然后就是看书和写作了。友文是行业内有名的公安文学评论家,这么多年来,他写的公安文学评论就像海草一样,多得无法计数。之所以把友文弟弟的文章比做海草,是因为他的文章单篇拿出来晒,可能并不觉得过于精彩和美丽,但放在公安文学的清水池里观瞻,它还是自成风景、颇有意境的。中国人民公安大学高级警官培训楼1405房间里每个角落都堆着小山一般的书,那天一眼就瞥见我的书也放在那一大堆中,心里很不高兴。趁他不备的时候我把我的书“偷”了回来,没想到当天下午就被他发现,狼哇哇地又要了回去,还起誓发愿地说:姐姐的书我是肯定要看的,你没看我放在哪里了吗?我说:你不就放在那一堆书的里面了吗?他就急了:那哪是里面啊?那是上面!最上面!你别看我的书摆放得乱,其实我心里是非常有秩序的。

为了尽快看完我的那本40万字的长篇小说《古镜》(中国言实出版社2014年1月版),那几日,弟弟可是达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有一次,我们几个好友共同去赴会,先坐地铁,又转公交,再倒地铁,的确颇费时间。即使在等车的那几分钟的空隙里,弟弟也要翻开《古镜》看几页。我说:“行了吧你呀!别作秀给姐姐看了,姐姐是冷血,不会感动的!”可惜的是,这句讽刺加打击的话他竟然一句都没有听到。新疆大哥张新军便小声对我说:“友文哪是作秀的人啊!他可是真勤奋,视时间为生命的!接着,大哥便拿起了相机,把弟弟在京城的冷风中戴帽子、着棉衣、瑟瑟缩缩看《古镜》的情形永远地定格在了那个小小的友谊匣里。

那天,有朋友给他邮了一箱南橘,弟弟用小推车去取的途中,遇见我远远地就笑了,用那种特别的湖北腔大声说:“一会儿上我房间取桔子啦!”弟弟眼睛像孩子般明澈,弟弟的笑容更像孩子般充满稚气,每次看到他的笑容,就会觉得这个世界实在是简单极了,不仅没有了欺诈,也没有了丑恶。见我始终没有去取,弟弟便给我送来了一大堆桔子——的确是世界上最好吃的桔子。因我夸桔子好吃,弟弟干脆把剩下的半箱子桔子都给我拎过来了,连同那个偌大的箱子。再后来,弟弟送给我的不仅仅有吃的,还有精神食粮。弟弟有一位朋友名叫王仲刚,是国内有名的书法家、著名作家、传奇警官,他的字画价格不菲,可以以每平方尺数千元计算。为了“吹嘘”自己与王仲刚的关系亲密,弟弟不仅转送给我一幅王仲刚的墨宝,还向我展示了这位书法家送给他的所有作品。为了证明这些作品的确值钱,弟弟甚至把他代为王仲刚在京销售的收据复印后发至我邮箱。我没有收藏字画的雅趣,但家乡的几位朋友却十分喜欢,想到回家没有什么可送,我便打算带几幅字画回去,便频频开口向弟弟索要。我这人不知足,给张哥要了,又想起了李弟,给李弟要了,又想起了王二姐姐,这样一次两次可以,多了弟弟就不愿意给了,趁我不备他甚至把那些书法作品全都藏了起来。见他不给,我就直接去翻箱倒柜,弟弟便哈哈大笑着百般掩藏,但最后到底还是全都满足了我的心愿。每次送作品时,他总要用那特别的湖北腔反复嘱咐:“拿回去赶紧藏起来呀,别让其他同学看见啦!我这里真的没有了。”唉!现在别说去想弟弟的笑脸,就是回忆一下他的湖北腔,心里都是酸酸的。

回忆和弟弟相处的四个多月,脸渐渐有些发烧。这一段时光中,真的一直都是弟弟在关爱我、照顾我、容忍我,而我却丝毫没有为弟弟做过一件事。哪怕是弟弟求我办的那一件,我也没给他一丝不苟地做好、做完。

那次去杭州参加社会实践的途中。杭州是座名城,每到一处,同学们都会购买许多特产。无论走到哪个地方,你就看吧!每个人身上都是左一个兜子右一个兜子的,个个弄得就像超生游击队员似的。有的特产我当然也想买,但因为平生最厌烦拎兜子,就把一切欲望都咽回肚子里去了,所以无论走到哪里,我都是双手插兜,简装而行。兜子多了,大家就要互相帮助。每当上下车的时候,总听到班主任张山山老师在喊:男同学们都主动一些,帮女同学拎一下兜子!于是,男同学们便纷纷向自己心仪的女生献起殷勤来,也就能看到男生女生共拎一个大兜子磕磕绊绊相依相携的情景,那种恩爱真像夫妻双双把家还。我正庆幸自己明智,除了一个必须要拎的兜子外,身无他物,这样也就省了给同学添麻烦。然而弟弟却偏偏凑了过来,不仅不帮我拎包,反而把他的包裹强行塞到我手中。一开始不好意思拒绝,只好左一个兜子右一个兜子顽强前行。可是拎了一站地,接下来还有一站地,拎到了高高的站台,还得再拎到低低的桥洞。不仅拎着费劲儿,在车上还要百般照看着,生怕一眼未及而致兜子丢失,于是轻装简行的愉悦心情便因弟弟的几个兜子而没有了。在车站休息时,偶一回头,突然看见弟弟正冲着别人哈哈大笑,完全是一幅有力没处使的架式,我便生气了,拿起兜子大步向他走了过去,“啪地”把兜子往他面前一放不说,还在转身而去的瞬间跺了跺脚,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等怨气消退后,我倒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了,后悔也没有用,不能因为这件区区小事去向他道歉。再次面对弟弟时,我也只能做出一副爱咋咋的嘴脸。

然而弟弟真的是个缺心眼儿的人,他不仅没有和我生气,反倒因我的生气来向我道歉:“我没有马上给你写评论,不是我懒,实在是忙啊!你放心,一周!一周之内我肯定把评论写出来,我这个人说话算话!”

果然,一周之内,一篇评论《古镜》的美文就诞生了,虽然对《古镜》有褒有贬,但评论嘛,当然必须得说真话了!

分手在即,弟弟特意到北京站送我,正巧丽丽(云南的韦延丽)刚好也到北京站去送另一位男同学,我们四人便在那个人潮涌动的站台上,举行了一个小小的告别仪式。进站台时猛然回眸,才意识到这一瞥可能是永别。心里干巴巴地疼了起来。相拥告别,丽丽早已泣不成声,就连弟弟也泪眼婆娑。见我没有哭,弟弟便冲我喊:你都没哭啊!言外之意当然是责备我冷血!

我便笑了,力争让自己笑得更灿烂一些,并且在笑的同时,还向他来了一个潇洒的挥手,然后就大踏步地离他而去了。

是的,为何要流泪呢——人生永远没有永别!

李晓平小传:三级警督,人大代表,公安部文联会员,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洮南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吉林省洮南市公安局法制宣传科科长。作品散见《啄木鸟》《人民公安报》《思维与智慧》《天津文学》《吉林日报》《吉林人大》《城市晚报》《北方法制报》等报刊杂志,创作影视剧及长篇小说一百多万字,电影剧本《道是无情》经“长影”拍摄,2002年由中央六台播出,后被公安部评为第七届金盾影视剧创作奖。长篇小说《心中有鬼》于2011年1月由时代文艺出版社出版、长篇小说《鬼使神差》于2013年1月由作家出版社出版、2014年出版长篇小说《古镜》于2014年1月由中国言实出版社出版,三十集电视连续剧《不倒翁》正在拍摄中。

张友文简介:公安文学推介者、公安文学言说者;自号功不唐捐斋主,笔名碰乡、永伏,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研修班学员、全国公安文化理论研究专业委员会(协会)理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公安文化研究所特聘研究员,供职于湖北警官学院;出版四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点击公安文学》(全国首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聚焦公安文学》(湖北警官学院院级重点项目)、《盘点公安文学》(湖北教育厅人文社科项目)和《回望公安文学》(全国公安文化发展基金项目和湖北省教育厅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项目,即出);

创办全国首家公安文学网:

http://gawx.hbpa.edu.cn/;http://www.lib.hbpa.edu.cn/;http://youwen2039.blog.163.com/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欧·亨利短篇小说选:世界经典名篇

作者:[美] 欧·亨利

欧·亨利是美国最著名的短篇小说家之一。他的作品构思新颖、语言诙谐,富于生活情趣,结局常常出人意外,善于描写美国…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我就在远方静静地想你

    窗外,飘着雪花,洁白,柔软,在风儿的召唤下,旋转,飞舞,曼妙。像一个带着祝福的精...

  • 梅心澄澈暗香浮

    梅姐,你是我生命里不可或缺的可遇不可求的朋友。你我的相识相交相知,是在自然中自然...

  • 雪落心间

    作为一个北方的人,除了憧憬江南水乡那种惬意的生活之外,更对冬雪有着说不出口的偏爱...

  • 遇见,莲一般的女子

    一抹思绪润满心田,若茉莉一般淡淡散放着素白的芬芳,在我的脑海里弥漫,忆起初见你时...

  • 我等你,在春天里

    站在夜色深处,闭上眼,听风从耳畔翩跹而过,在此刻,成了我心底最悲凉的哀鸣。一如从...

  • 时光荏苒,友情依旧浓香

    【思绪,六...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