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希妈的生产日记

时间:2015-07-22 09:13来源: 作者:红衫倩影 点击:
以前听别人说,生孩子很痛,是十级痛苦,以前并不是很相信也不是很能体会。十级痛苦究竟有多痛?可以承受多大的心理极限呢?所以,自己倒有些期盼可以剖宫产。虽然很多人都说顺产好,顺产恢复快,对孩子也好。 一怀孕,整个人都胖了40多斤,我在想,这个孩

以前听别人说,生孩子很痛,是十级痛苦,以前并不是很相信也不是很能体会。十级痛苦究竟有多痛?可以承受多大的心理极限呢?所以,自己倒有些期盼可以剖宫产。虽然很多人都说顺产好,顺产恢复快,对孩子也好。

一怀孕,整个人都胖了40多斤,我在想,这个孩子一定是个巨大儿吧,生的时候会不会很痛呢?我的预产期是10月11日,但在距离预产期的每一天,心里都在倒计时,就像全国人民在为60周年国庆倒计时一样。如果在国庆生,孩子是不是叫李国庆?如果在十月十日双十节生,那应该好像是国民党的节日吧。呵呵,不管哪一天,反正在肚子里的时候,就好希望快点出来,每天担心吊胆地算着胎动,每周听着胎心,生怕有个什么意外。

10月5日的早晨,突然发现有了两道血丝,不过不以为然,听说见红应该是有很多血吧,当时我是这样认为的。就在家里人商量着孩子的事情的时候,爷爷让我打个电话向小姨咨询一下胎儿的情况,我也就正好把这两道血丝跟远在景德镇妇幼保健院产科主任小姨说了,小姨说这就是见红。刚说完,就好像觉得肚子开始有些来历假般的痛了。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的。小姨说如果10分钟痛一次的话就要去医院了。我想应该不会这么快吧。但为了放心起见,又花了15元买了南昌妇幼的产科专家咨询,情况是一样的。晚上七点钟开始无规律地痛,有时一小时,两小时,有时20多分钟痛一次,不过就是像来历假一样的痛,不是很痛,就是隐隐地胀。后来又见了些红。听说见红不要马上去医院,于是就开始睡觉了。但到了半夜十二点,发现有些不太对劲,这种胀好像有规律了,15分钟一次,不过还不是很痛。妈妈要我开始计时间,一直持续到了半夜一点钟,仍然是15分钟胀一次。这时应该算是10月6日的凌晨一点钟了。

妈妈开始慌了,急着要打车去妇保住院。我,爸爸和老公还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一样,觉得不太可能。半夜终于拦到了一辆的士车,到了医院挂了急诊,医生做了咨询后,开始了指检。原来指检是那样痛的,那医生手上带着无菌手套再把碘伏倒在手上伸进去的一瞬间,就好像有人在挖你的心脏般疼痛。我吓得不停尖叫。

“就这一下就尖叫,放松放松,不然我不知道现在开了几指。如果进了产房,那可是每小时都要进行一次的。”我被吓得一头的汗。每小时一次?如果生不一来,就要一直这样指检吗?好容易过了五六分钟,医生冷冷地抛出一句话:“开了一指半,做个B超。办住院。”

“一指半?”我有些不大相信,就这么轻轻地宫缩就能开一指半?那不是离生很近了?预产期不是10月11日吗?怎么会提前这么多天啊。

又是躺在冷冷地急诊床上,B超师给我打过B超后,就准备走。

“毛毛有多大啊?”我忍不住地问:“没破水吧。”我很担心破水,听说破了水生很痛,而且小孩发生宫内感染指数很大。

“不是很大,破不破水不知道。”说完医生便走了。爸妈接过住院证后,我们坐电梯来到了产科八楼三区。居然住院部半夜连个医生都没有,只有护士冷冷地接待了我们。要我自己剪指甲,然后问了些基本情况,听过胎心音后,给我安排在了35床。

走进病房,原来不过是四个人一间的,里面还有一个刚出生的小毛头和一个已经进产房的待产妇。还有一个是胎死宫内的孕妇,听着好可怕。听说是怀胎七个月的时候死的,自己还跑去玩,没有胎动都不知道。老公和妈妈坚持都要陪我住院。但已经没有床位了。最后还是让妈妈留下来了,老公和爸爸明天还要给我带住院的东西和送饭,因为开始是不打算住院的,只是想问一下情况到底严重不严重。看来半夜进了医院大门,他就不会放你回家的。我甚至有些怀疑医生说开了一指半是骗人的。听说见红有些人要一星期才会生。而且我痛的不是很厉害。

老公,爸爸走后,妈妈陪着我,要我快睡觉,万一要生的话,是很需要体力的。可是,对面的毛头哭得很厉害很难睡着。大概到了四点钟,待产产妇和一个刚出生毛头还有很多家属医生进了我们病房。原来生了,一家人高兴得要死,也吵得要死。不过还是很羡慕他们,终于完成了任务。我是睁着眼睛到天亮的。而且医生一直都没有来过。

第二天早晨,护士一接班又是听胎心,说有160多下,吓得我要死。是不是胎心音不好,小孩不好了?不行就快些剖了吧,免得小孩不安全。于是,医生要我去办公室,又是问了一些资料用的家族史和情况以完成她的病历。管我的医生姓郭,还开了一大堆的化验单。

躺在床上还没10分钟,护士又来听胎心,这下又说正常了。早上和妈妈在医院食堂吃的饭,肚子还是隐隐地痛。家里人也纷纷来看了我。郭医生说很可能今天晚上会生,我吓蒙了,一点准备也没有,但又有些兴奋。哥哥帮我找了人换了两人间。这里收费很奇怪,四人间的只要30块一晚,两人间的也不过40块一晚,而单间又要200到300元一晚。难怪为什么住院的时候两人间都住满了,更想不到的是单间这么贵也住满了,不是找了熟人还真住不到。

接着根据医生的单子又是做了疼痛的指检。居然医生说还是开一指半。我昏了,就这速度,还指望今天晚上能生啊。我怀疑了。

然后又是去做了胎心监测,心电图,抽血。反正有的都做了一遍。到了下午,肚子居然不痛了。哥哥来看我,说我是假宫缩,说他老婆当时痛的连话都说不出才是几小时后生的。我这样子哪像要生的样子。于是大家笑着都回家了。我看着也不像是要生的样子。晚上也让妈妈回家了,老公陪我在两人间的17床睡。白天还特意叫老公带我去爬楼梯,想快点生。但没有什么用。晚上的时候很无聊,于是跟老公八点钟去了八一广场散步,还去了好利来买蛋糕。虽然护士再三强调不能出医院大门,但还是懒理得他们。这样下去,万一一星期都不生,那不是浪费钱啊。

回到医院已经是九点多钟了。于是累得呼呼睡了下,毕竟昨天一天一夜没睡。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是做梦还是真的痛,反正人被弄醒了,睁开眼,发现已经十点多了,老公已经睡着了。这种痛好像比昨天的痛要强了些,但还可以忍。于是又睡,但是,不太对劲了,现在是痛得睡不着了。我算了下,好像从十五分钟痛一次变成了十分钟痛一次。我想不会又是假宫缩吧。所以也没叫老公,大概到十一点的时候,痛的死命的拉住老公的手,而且每十分钟痛一次大概有持续一两分钟。老公醒了,开始跟我算时间。到了十二点的时候,是七八分钟痛一次,我们打了妈妈的电话。妈妈来后,我们按了呼叫器。说有十分钟痛一次,有时是五分钟。

护士又把我拉到治疗室,又是指检,真的是痛上加痛。

“开了三指,准备好五包卫生纸,两块巧克力,一瓶水,手机带到产房。”我被护士的话吓到了,就要生了!

于是被他们糊里糊涂地推到了产房。当时还以为家属可以进去,因为我选择了妈妈陪产。但被告知现在只能我一个人进时突然慌了神。

当被推进产房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今天要生的还真不止我一个。一个待产室里至少躺了四五十个和我同生的待产妇。有尖叫呻吟的,有在点缩宫素的,有闭目睡觉的。都是乖乖地躺在床上。

我也被医务人员安排在了待产床上。旁边是一位开了二指的孕妇,年龄和我差不多。我想,我们应该会差不多时候生产吧。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了。听着那些尖叫呻吟,觉得自己的肚子也有些痛得历害了。不过还在承受范围之内。有好些开了七八指的孕妇被拉进去生了,接着是听到新生儿的啼哭。真的好羡慕那些已经完成了任务的人啊。感觉一般开到四指以后就疼痛难忍了。听到那些开到四指之后惨叫的孕妇,真的好恐怖。

宫缩开始五分钟一次,这个时候才发现疼痛有些加剧了,持续个两三分钟,用手死撑着可以挺过去。这时,麻醉师来了,开始征求每位孕妇是否需要无痛分娩,我身旁开两指的孕妇已经有些受不了了,她拼命点头要。也许是受到了感染吧,我也觉得应该用无痛分娩。

可是,很可惜,我的凝血指数超标,医生被告之我如果使用无痛分娩,将有很大可能出现下身瘫痪。听到这儿,我想以前的人不都是顺产吗?应该坚强些,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于是,绝大部分孕妇都用了无痛分娩的情况下,只有我一个人还在那儿承受着宫缩之痛。

妈妈打电话来问怎么样,我说我不能使用无痛分娩。不过这点痛可以承受。挂完电话,身旁刚打完无痛分娩的孕妇夸我好坚强,没有用药都可以承受。她说她打了这无痛分娩跟没打一样,痛得半死,接着传来她一阵阵惨叫。我开始庆幸自己没有用无痛分娩。

大概到了早上六点,护士来给我指检。我问开了几指,她说还是三指。我狂晕。已经五个小时了,还是三指。真的好痛啊。

旁边的孕妇还是二指,不过,可能是无痛分娩的原因,让她没有宫缩了,医生给她打了缩宫素,她痛得哇哇大叫。也许是受她的影响吧。此时我也痛得不行了。那种疼痛不是只要死死咬住鞋底就可以解决了的。好像有一种快要窒息的痛卷土而来。一阵一阵,五分钟一次。

早上接班,八点左右,医生又来指检,说开了3.5指,还乱说我什么破了水,正要拿着破水的刀片向我走来。我说没破水呀。因为知道如果人工破水的话,到时怎么生啊?干的生吗?医生问了一下上班的医生,于是就走了。到了九点钟的时候,疼痛是一分钟一次,几乎没有让你呼吸的时间,棉絮被我咬得烂了。牙齿都快被咬出血了,甚至听医生说我凝血功能不好连剖腹产都不能做会大出血,只能顺产,我听着忍不住哭了起来,是疼痛,也是担心。万一孩子在半中央生不出来怎么办啊。

护士跑来安慰我,说你是这里最坚强的一个人,怎么连你都哭了啊。我忍了忍。八点半钟的时候,痛得受不了,医生又来指检,说 开了四指。我想应该快了吧。

我问医生,什么时候可以让我妈妈来陪产,医生说:“现在要求陪产的人多着呢,都要排队,你慢慢排吧。”天啊,排队?我这快生了,怎么排啊。

打了电话给妈妈,妈妈找了熟人同意不用排队可以陪产了。九点钟的时候,一种很大的压力向下而来,我觉得好像快生了。我拼命地叫着救命,我要生了。可是医务人员见得多了,根本就不理你。只有一个护士慢慢走来看了看说:“你刚才不是才开四指吗,哪有那么快。趁着现在不痛,签个字,让你妈来陪产。”

签字?现在哪有力气签字啊,一种好想大便的感觉,我觉得好像孩子要出来了。可是他们根本不理你,只给了纸和笔。我咬住牙,抖抖地签了很难看的字。然后,被护士们抬上了产床,被推到了一个单人的房间。看到了妈妈。心算平和了些。

助产师来了,我说:“我快要生了。”

她也是不紧不慢:“不会这么快的,先吃吃东西。”

我接过妈妈的巧克力,她看了看下面,对我说:“你可以用力生了。”

“生?这东西都没有准备好怎么生啊?”我大叫着。

助产师边让我用力,自个儿还边跑到外面去拿接生包了,真是乞有止理,我想用力但又不敢。等助产师来了,才真正用力。用了三次,听到哇地一声,宝宝出世了。

我松了一口气。

助产师夸我很会用力。然后给我缝针。胎盘还没有娩出,在我的手上打过催产素后,我悄悄地看了一眼宝宝,好丑啊,跟个小老头一样。

一会儿,胎盘娩出来了,助产师说:“宝宝5.5斤。”

真的好轻啊。

生完宝宝的一瞬间,我才发现,我人生的使命也差不多完成了吧。

生个孩子真的不容易。。。。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空山:藏族村庄毁灭的开始

作者:阿来

那个疯狂迷乱的时代来临前,单纯明亮的孩子格拉孤独地死去,这只是森林中一个普通的藏族村庄毁灭的开始,几年后一…

发布者资料
红衫倩影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07-18 13:07 最后登录:2017-05-21 06:05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难忘那炊烟四起的童年岁月

    上世纪70、80年代的沂蒙山区,人们的生活还是比较贫困,那时还用不起煤球炉,每家都有...

  • 闲说青蛙

    白天捉田鸡,则是钓要的。钓田鸡跟钓鱼不一样,田鸡是在水田或者水塘里钓,钓田鸡不用...

  • 清晨

    清晨,新生的朝霞透过薄雾,将你笼罩在无限的希望和遐想中。许多时候人们没有留意清晨...

  • 巩留老贺

    老贺身高超过1米八,以前打篮球专司中锋一职,现在也还是机关球队的领队。老贺曾经说...

  • 藏在衣橱里的旧时光

    趁着阳光还短暂明媚的时候,突然有整理衣服的兴致。 于是将衣服一件件理出来,迎着北...

  • 八十年代读大学

    背起铺盖卷,我乘汽车挤火车赶到成都,入校才发现,考进的这个专业,名义上也是统招生...

热点内容